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樱花中的村庄

时间:2018-04-17 15:56:19  来源:郧阳作协  作者:韩永明  

  1.webp.jpg

  郧阳网讯 樱花如海,人如潮,似乎从来就是城市风景。这应该与樱花的形态气质有关,樱花花形普通,朵不大,颜色也不艳丽,很普通,却透出娇贵、妖冶、浪漫、凄美之气质和韵致,很有一种低调奢华的味道,这自然就成了有点时间,有点空闲,有点感性乖张、有点多愁善感、有点奢望浪漫的城里人的钟爱。在武汉,人们耳熟能详的赏樱处就有武大的樱花大道、东湖樱花园等。

  想不到乡村人会爱上樱花,樱花会绽放在郧阳的山沟里!

  此沟原来唤作鹰卧沟,樱花改变了它,现在叫樱桃沟了。到那儿时,正雪后初晴,暮色四合。沿着南沟向下走,可见樱花如云,掩映着农家小院,暮色中,风格各异的农家小楼似仙山琼阁。

  樱桃沟一山二沟,樱桃树都在农家小院、房前屋后、田埂路边,从北沟到南沟,一上一下,约五六公里,要好好看看少说也要两三个小时,我们只好第二天再来。

  阳光会意,我们到达村委会旁边的停车坪时,太阳已照亮了山坡,樱花皎洁,亮如银箔,赏樱客已纷至沓来,去了樱桃林中,樱桃树下。

  也许是因为樱桃沟的樱桃树多长在农家院里、田间路边的缘故,也许是因为这里别有风情的农家小院,一进入北沟,我便立刻有一种与在城里看樱花截然不同的感觉。这里,比在城里看樱花更加亲切,甚至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农家小院里,房前屋后,有一园竹,一棵树,几株花,小院就变得特别有生气,乡村便特别像乡村,农家特别像农家,这应该是乡村古老的传统。

  可现在,这种有竹有花有树的小院越来越少了。楼房沿公路而建,都变成了“火柴盒”。我们世世代代生活的村庄变得没有了村庄的模样。

  因此,有这种“文明基因”的我们一进入这里,记忆和感觉便立刻被唤醒了。似乎它就是我梦中的,是与我的前世今生有着某种因果联系的所在,而不是我观赏的长在远处的一片风景,它原本就长在我的身体中,绽放在我的生命里。

  路是水泥路,路边樱桃树密匝,花枝交错,暗香袭人。一农家用四个小簸箩做成的店招吸引了我们,主人坐在樱花树下喝茶,我们便走了过去。

  主人姓刘,院里栽着三棵樱桃,树身直径一尺多,花繁枝茂,旁边还有一棵枇杷树。老刘见我们进院,忙从屋里端出木椅,放在樱桃树下,又是递烟又是泡茶。我问老刘家的樱桃树是什么时候栽的,他说十几年了。为什么栽樱桃树?樱桃花好看,樱桃能卖钱,还好养,不用施肥、打药,不像别的果树。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老刘会说种樱桃树是为了好看。中国农民,历朝历代,有哪些时候会想到“好看”呢?他们想得最多的是让别人好看,让好看变成钱,变成对付拮据时日的柴米油盐。因此,老刘说好看时,我脑海里轰隆轰隆奔驰着历史的列车,感觉深山中的樱桃沟村已前行了好远。我还想起了白居易那著名的诗句:“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原来文人的雅兴也可以是一个山村农民的生活。

  我知道老刘说的好看也包括了给别人看,可我依然感觉这是蛹蝶之变。

  他还说,他家有二十几棵樱桃树,去年樱桃卖了两千多块钱,不敌他的草莓,草莓一分地可以赚到两千块。他今年种了一亩多。我问,这么多草莓不愁销吗?老刘说不用,樱桃沟现在游客多了,果子供不应求,外村人都把樱桃和草莓拖到樱桃沟来卖呢。老刘的话里满是自豪。

  毗邻而居的一个农户也姓刘,房子比这个老刘家的高大、气派,还修了古色古香的门楼,樱桃树也大,枝条都高及屋顶了。樱桃树下,有七八上十人围桌而坐,不知道他们是主人家亲戚还是赏樱客,叽叽喳喳,其乐融融;厢房是平顶,花影中有美少女凭栏远眺,也不知道是游客还是刘家闺女。

  2.webp.jpg

  从老刘家的石阶上往下走,便是公路。这才看见两个老刘家的房子都建在一道高高的石碚之上。我们脚下的路也是石阶,上面有凿钻的痕迹。当地的候先生告诉我们:把村庄建得像村庄,是当地政府提出的口号,因此,一些小路尽可能保持原貌。而且现在北沟这边几组很多农户正在搞房屋改造工程,把洋房子改成土房子。

  我明白村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小青瓦、泥巴墙,有翘角飞檐的“老屋”了。

  这样的小院令我们感兴趣。如五零山居、七零黄酒坊等,院子保持着原来的式样和风格,简单拙朴,可往往走进去,又别有洞天。小院里有樱桃树,有黄酒作坊,有秋千架,给人一种梦里老家的感觉。

  河谷底还有一处小院走得更远。全是泥巴筑就的院墙,四四方方,院墙修有门楼,茅草盖顶。我恍然进入了大漠荒烟里的客栈,心上顿时涌起一种策马林泉的快意人生之感。

  我们从河谷底上行去南沟时,游人更多了。公路上,车如龙,人如潮。

  要走出南沟时,碰上了区里分管农业的区长,区长说,现在人不算多,樱桃成熟的时候人最多,去年樱桃成熟的季节,这里的农户一天卖了七万元的樱桃。

  我不知道大山深处有这么美丽的村庄。在许多人感叹乡村文明远去的时候,郧阳出现这么一个村庄,我觉得这是奇迹。

  我突然想起昨晚在七零黄酒坊喝的樱桃酒。是主人家自己酿的,有一种很特别的香气。我们问主人为什么樱桃酒这么香,主人说,樱桃花开时樱桃酒就格外香。

  我感到樱桃沟人内心的风景也很美。

  3.webp.jpg

  韩永明,湖北秭归人,现供职湖北省作家协会,二级作家。1990年代初期开始业余文学创作。迄今在《当代》、《长江文艺》、《芳草》上发表中短篇小说近二十部。


责任编辑:南旭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