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母亲:该换我来做您的红莲

时间:2018-06-12 18:08:05  来源:区作协  作者:小雨  

  郧阳网讯   近中午的时候,母亲来了。我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开冰箱门的声音。

  我很讨厌母亲这个时间过来。昨晚赶了一夜的稿子,这会儿刚躺下快要入睡,又被吵醒。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脚步声,母亲走到卧室来了。

  母亲走进来,坐在床的另一头:“梅娃,我把饺子放在冰箱里,牛肉是熟的,你记得热了再吃。”她仿佛知道我醒着,可是我躺在被窝里,闭着嘴懒得回答。

  母亲说完站起来往客厅里走,一边走一边又说:“晚上熬夜对身体不好,你就是不听话。”我把被子蒙在头上,希望听不见她的唠叨。

  记忆中,母亲总是这么爱唠叨。不吃早饭唠叨,丢三落四唠叨,出门淋了雨唠叨,晚上不睡觉也唠叨。现在我长大了,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在母亲心里,我还是那个未长大的孩子,依然处处担心着、牵挂着。

  我曾对母亲说:“妈,女人唠叨起来真可怕,但愿我不会遗传你这爱唠叨的毛病。”

  她经常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提醒我吃早饭,提醒我天冷了要加衣服。今天入睡前我关掉了手机,以为不会再受到她的打扰。可是她打不通我的电话,就跑过来给我送早餐。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入睡的时候,忽然被一阵汽笛声惊醒。我猛地一下从被窝里坐起来,才想起是开水壶报警的声音。我跳下床,冲到厨房里,母亲正在拔插头,抬头看见我,急忙说:“吵醒你了吧?看我都老糊涂了,只想着给你烧点水好下饺子,忘记把水壶盖揭开。”

  我皱着眉头说:“妈,你以后不要过来了好吗?”

  母亲拿起洗碗布:“好好,等我把碗给你洗了就走。”

  我走过去拿掉她手里的洗碗布:“妈,你不要洗了。赶紧回去!”

  母亲愣了一下,扭身慢慢往外走。看见她走到门口,低头换鞋,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太生硬,忙过去扯住她的胳膊:“妈……”

  母亲抬起头来,我看见泪水像小溪一样从母亲眼睛里涌出来,顺着她瘦削的脸颊流淌着。我吃惊地叫了一声:“妈!”母亲扬起胳膊抹去泪水,右脸颊颧骨处的肌肉抽搐着,勉强咧嘴笑了一下,“三叉神经疼,老毛病;可能过年忙,上了火。没事。”

  一定是我刚粗暴惹母亲伤心了,她的三叉神经才又疼的。母亲的三叉神经疼了三四年,疼起来,常常几天不能吃东西,只能喝点流食,牙齿不能嚼。一直靠喝药维持,去看过好几家医院,无论中医西医,但都只是减轻一些疼痛,有时缓和一段时期,总会复发。

  这几天赶上过年,我们都忙着工作,家里全靠母亲一个人张罗。光年三十包饺子母亲就忙了一下午,包好又忙着给我们送来。我竟还冲母亲发脾气,真是太不应该了。

  “妈,我这里有止疼片,你先喝一颗吧。”母亲可能怕我担心,点了点头答应。我忙把母亲扶进房间,让她先靠在床头休息,然后拉开抽屉找来药。倒了水,水太烫,我又急忙从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到了一半矿泉水进去,水温刚好,我把药喂到母亲嘴边,母亲顺从地喝了药。

  我脱下鞋子,跪在床上,给母亲按摩头部,希望减轻她的疼痛。母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了,前年父亲去世对她的打击太大,头顶的发迹线处已经稀疏,母亲真的老了。岁月的痕迹雕刻在她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里,我心底感到深深地内疚。

  其实,我知道,所有的母亲都爱唠叨,因为无私地爱着儿女,担心儿女,才会不厌其烦地唠叨。而我们很多时候,是仗着母亲的爱,才敢在她面前无理。

  记得有一首诗这样说:“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我们常常以为母亲永远是躲避风雨的港湾,却没想到她也有年老的一天。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当母亲老了,该轮到我们孝敬她。不知何时,耳边传来细细的鼾声,原来母亲睡着了。

  把母亲的头轻轻靠在我的肩头,我在心底悄悄对她说:“亲爱的妈妈,好好休息一下吧,今后,女儿的肩头是您最温馨的港湾,该换我来做荷叶,您做红莲。”


责任编辑:南旭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