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冰心玉壶

时间:2018-07-10 11:08:17  来源:  作者:曹廷保  

215954sqhp4hp0p9cq4c6t.jpg

  冰 心 玉 壶

  ——一代名师李干国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

  一片冰心在玉壶。

                                                                              ——唐·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

                                                                                                        

  李干国的祖籍湖南武冈县农村,华师毕业后工作、居住于鄂西北的汽车城十堰、世界道教圣地武当山、南水北上源头的“皇家水缸”之滨,现年已耄耋,但精神矍铄。

  他是全国教育界中学特级教师、大学副教授、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中国数学学会会员、优秀共产党员、中国当代教育名人、湖北省数学学会理事、郧阳地区数学学会理事长、党支部委员,并在九十年代被收入《中国数学教育名人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名人辞典》、《中国专家人名辞典》,入典《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入编今日世界《大地之子》,及荣获东方文艺社“文化教育奖”、2004中国新闻人物“百名专家” 奖、 省地“优秀教学奖”、 教育科研优秀论文奖 等多个奖项的教育工作者。

  2003年,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国际优秀论文评委会筛选、审定他的“国际优秀作品﹙论文﹚”《各种三角形面积公式的推导》向世界教学工作者交流、推广,并在“世界论文网”广为传播。此次,中国参选仅有的六篇﹙六名﹚论文,他是仅有的一位以数学论文入选的作者。

  2003年10月,华师百年华诞,他作为教育界知名学者特邀代表郧阳地区教育界欣赏美景,一览母校新颜。中国教师迎来十年华诞,他应人民教育出版社之邀,以《教学、科研的动力产生于“爱心”》的铿锵论文向共和国第十届教师节献出了高品位的贺礼……

  他从事数学教学近四十年,曾率先在我国教育界提倡“三个转化教育”:对学生进行情感上的转化教育,变“要我学” 为“我要学”; 进行知识上的转化教育,使其由未知到已知,从知之不多到知之甚多;进行能力上的转化教育,既要使其知道怎么做,又要使其知晓为什么这样做。

  ……

  重逢在苦涩的岁月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我已经把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了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这段可歌可泣的名言是保尔·柯察金说的,也说出了李干国的肺腑之言。

  他于1953年考入华中师范学院数学系,在党的关怀、教育和培养下刻苦学习,成绩优秀,1957年毕业,怀揣着对教育事业的无限向往和一腔热血,响应党的号召,“支援贫困山区,到最艰苦的地方、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他挥泪告别生他养他的故乡——湖南省武冈县,一头扎进了鄂西北山区的省重点高中——郧阳中学。

  走入岗位,于郧阳中学任教几十年,他身无长物,和数学建立了亲密的情感,结下了深厚的渊源。“我和数学是一体的。我和它不能分开,犹如我和数字、妻子、孩子不可能再分解成我和她们的细胞一样。”

  1960年,他被临时派到距郧阳中学百余里的“牛头山” 任教,搞勤工俭学。三百六十五个日子里,他边教学边劳动,住的是自己动手搭建的草棚,睡的是地铺。热天还好凑合,特别是严寒的隆冬实在难熬,可他和一百多名师生们咬紧牙挺了过来。然而,令他揪心的是一日三餐,吃上顿没下顿,全是在山上剜野菜充饥,他和不少学生饿得全身水肿……面对这些,他毫没怨言,更不气馁,毅然忍受着饥饿、水肿的煎熬,利用每个上午的半天时间,教好自己的学生,尽到一个为人师的职责。

  年馑,日子虽苦,但师生少与锄头挖镢打交道,可以正常上课,在知识的领域挣扎,用知识充饥健脑。

  1960年寒冬,西北风裹着皑皑大雪,吹得人直发抖,可郧阳中学的会场上却暖意融融,校党组织为两对青年教师喜结连理正举办集体婚礼。

  李干国与幸芳心这对异乡异客,这对青春孤旅,在鄂西北,戏剧性地重逢了。

  1961年,他因业务能力强,为人耿直,尽职忠诚,便接任高中毕业班教学,任数学教研组组长,连续任职长达26年(其中任科、室主任数年)。

  轰轰烈烈的“文革” 冲击了郧阳中学。学校停课闹革命,并组织了前所未有的红卫兵大串联。后来当他重新获得工作的权力时,犹如一个久居黑屋突然见到白昼的人,来到了充满阳光的天地里,感到了令人目眩的光明、自由和解放。他的知识和才能,原先就象是一群拥挤着给关进笼子的小鸟,现在要把它们统统放出来,让它们冲天而起,展翅飞翔了。

  湖北省《高中数学教材》几十万字、《全国数学联考试题汇编》十多万字、郧中数学组教研大纲的内容撰写和分解……所有这些工作压得他喘不过气,但,再苦再累,他也要象拼命三郎,咬紧牙,干好、干完、干满意。

  最好的归宿:教育

  只要能为教育工作,他什么都可以不计较——贫困、委屈、凶险、一切。

  1977年,为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办兴建《五七大学》,他曾多次带领学员,奔赴原郧县杨溪区洪山劳动,负责开拖拉机,运石头垫地基、垒墙,为后勤服务。他带领学员平整校舍10多亩,并建造砖木结构房屋一栋,种植桔树百余株,后因拨乱反正而停建,学校复课,开发的土地、新建的住房、种植的桔树等无偿赠送当地百姓。

  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应社会青年报考之需,地区领导同意,派专人专车硬把他从干校拽回了地委招待所,在大礼堂为百余名报考青年补习功课、辅导数学达一月之久。

  人要是能死在他所爱的事业上,那也就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郧阳教育滞后,优秀的高中的数学老师更是凤毛麟角。于是,郧阳地区由他负责牵头数学教学,徒步郧西、均县、竹山、房县、郧县等地,巡回辅导中学数学教师300余人;每当麦忙假或暑假,他应郧县领导邀请,赴青曲、大堰、刘洞、南化、大柳、梅铺等区辅导高、初中数学教师2000余人;应郧阳地区聘请辅导了来自本地区、十堰市、二汽地区的高、初中数学教师1000余人;应郧阳师专之邀辅导了来自各县的高中数学教师50余人。

  一个暑假,郧县教育局局长邀请他并带队在山大人稀且偏远的五峰,辅导郧县代高中毕业班的骨干教师,长达20多天。中途的一次,他因板书时间过久,腰椎痛疼难忍,便贴张膏药忍着剧痛,以口述替代板书。局长李胜富见后说,“李老师,你休息一天,让老师们先预习;你要是累倒了,可麻烦大了!”“再坚持几天,就结束了。你们搞一次这样的培训也不易啊!这么点疼不值得大惊小怪。”

  教学,讲课可使人的精神变得亢奋的最好途径。

  ……抬头看太阳,凝目思往事,他想起离开学校的神圣岗位不过二十来天,可感觉上却很短很短。回想着流逝了的漫长时光,他的心头浮起了缕缕曙光:苍天不负有心人,乌鸦会有反哺时!

  连续20多天,50多名教师精神抖擞,激情高涨,都说他讲得好,生动有趣,逻辑严谨。

  后来,原郧县教育局李局长在培训结束的大会上总结时说,“近一个月的培训,我与李老师三餐共饮,同床一席,深知当老师不易,做一名象李老师一样的好老师更不易。李老师是‘及时雨’, 为我县教育送‘雪中炭’,解决了数学上的不少疑问和难题,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报答李老师!”……

  七八十年代,是他教学的鼎盛期,也是他为数学教学的热血澎湃期。他不仅为十堰市、郧阳地区的各级初、高中数学老师辅导培训,还多次为高考的社会青年辅导达千余人,并多次在郧阳地区与郧县召开的数学教师会议上介绍如何上好高三年级的复习课与如何搞好数学教学的实战经验。

  为伊消得人憔悴

  他在教学专业上有了质的飞跃,而在高中数学领域也积累了一套完整的、系统的理论经验用于开发学生智力和思想,使高三学生的学习成绩如芝麻开花——节节攀升,为万千学子搭建了一座上大学的通道和桥梁,尽管通道狭窄、“独木桥” 难行, 但他们都能从这个通道和这座桥上阔步前行。

  1981年,他接的高三班是全校有名的“双差班”, 高二年级结束时数学补考29人,最高分72,一般都在30~40分之间,绝大多数学生失去了学习数学的自信心。

  他针对现状,采取降低复习起点,启发、引导,因人、因材施教的措施,循序渐进,施之以道,先把学生学数学的信心树立起来。因为,信心是取得胜利的基石。平时,他密切注视学生们的思想动向,及时调整,分类辅导,如老中医望闻问切,悉知如慈母,洞察如针麻。

  人的思想千变万化,学生的思想更是起伏不定。教学中他又因时、因事诱导,教之以方,疏之以理。终于,铁棒成针,顽石成金。1982年,高考人平64.1分,80分以上达6人。“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李老师如慈父,挽救了我们啊!”学生们如此说。

  他曾被借调到郧阳师专教高等数学的两年,不仅教学质量和方法被学生认可和夸赞,而且他的魅力和人格也被师专的领导所重视和折服。师专领导为留住他四下奔波,派专人向郧阳中学领导协商,而郧阳中学领导硬是不放,说,“李干国是我校的‘顶梁柱’, 教师、教学的一面旗帜,你们就是用师专的10个老师换也不可能把他调走……”

  一次,他为师专讲高等数学的《数学分析》时,一位物理科老师硬缠着要听他讲课,听完他的数学课,他说,“李老师运用辨证唯物主义的观点进行数学教学,真让我五体投地,佩服了!我也要试着用辨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给学生上好物理课。”

  学生们夸他说:“李老师敏锐、犀利,他的话句句戳心,入木三分。他上数学课,能让我们听懂的重要原因是启发诱导加灵活。他耳提面命,殷切教悔,真是出神入化,绘声绘色地把数学讲神了!”

  仅仅两个春秋的师专生涯,使他与学生间建立了深厚的情感和友谊。但他一想到郧阳中学的学生,便揪心的思念。他做梦也被郧阳中学的学生们所纠葛,他的情感被郧阳中学拴牢了。两年后,他谢绝了师专领导的好意,回到了让他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郧阳中学。

  ………

  他从教近四十年的数学生涯里, 不仅培育了历界高考学生,还精心培育了不少高考状元,而且,他所教的班级学生曾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在湖北赛区获取了几项大奖。全区数学冠军及其它名次的学生多达18名,所代班级高考数学成绩历届在全地区摘冠,他曾享受知识分子特殊优待、先进工作者名誉,赴全国各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南京、苏杭和著名风景区庐山、张家界、嘉兴南湖等地旅游、参观、学习、交流。他常说,“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奉献,对万千学生的教育、解惑,却能享受优待,陶冶情操,充实心灵,滋润生命,派生幸福,延年益寿。”

  业精于勤 荒于嬉

  数学领域深奥、艰涩,但在于一个“勤” ,业精于勤,荒于嬉。一个学者的品质,也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品质,这品质就是“勤” 的精神。

  正由于“勤” ,他为教育事业奋斗了终身。他任郧阳中学教研组长26年间,先后输送高三毕业班12届,为社会培养造就了千余个栋梁之材。

  在漫长的教学实践中,他把数学教学提高到重要议事日程。数学教学只有不断地破除旧观念、旧方法,树立新观念、新方法,才能不断提高数学教学质量。“君子一言,重若泰山”。 教改实验上,他在加强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教学、精讲与多练、培养学生能力、如何进行启发式教学等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和推进。

  他曾说:讲课,要讲得好,不枯燥,使听者得益,除了才能外,还得有技巧,有经验。对自己的本领,对自己所讲的内容,对听课的学生,都得有极清楚的概念才行。“当老师的脑筋得快,眼睛得尖。讲课时,我面前有50张脸,彼此全不相像,100只眼睛直直地瞧着我的脸。我的目的就是降服学生。在我讲课的每一分钟当中要使我清楚地了解学生的注意程度和理解能力,那他们就给我降服住了。我极力使措辞文雅,使定义扼要而准确,使话语尽量简洁优美……”

  郧阳中学,郧阳师专、教育学院的校领导对他的治学和教研工作给予精神和物质奖励,除每年的先进工作者外,还给予他发表论文的奖金和适当的生活补偿,并为了让他安心山区教育,还给予家庭精神和物质上的鼓励和慰籍。

  留取丹心照汗青

  他常以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过零丁洋》:“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诗勉励自我:“忠者,乃赤诚忠心之人;能懂知遇之恩,是仁义之道。身为教师,将忠心耿耿,为主效力,谓真忠也!”

  他为了报答郧阳地区教育局与教育学院、郧阳师专、郧阳中学的领导和郧阳山区的穷苦百姓以及他酷爱的山区孩子,呕心沥血,忠于他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直到他将近退休的年月,仍为改革课堂教学,开发学生智力,培养学生能力诸方面倾注一腔热血,细心酌磨、潜心研究。他曾说,“课堂教学改革的中心问题是处理好教师主导作用与学生主体作用的关系,实现教与学的辨证统一。教师的教学方法制约着学生的学习方法,教师的‘讲’ 是为了激发学生去‘想’, 教师的主导作用不仅是起到讲解知识的作用,更重要的是起到启发学生的思维作用。改革课堂教学之目的,归根到底还是要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改变学生的被动地位,使学生真正成为课堂的主体”。

  学生智力的开发,能力的培养,离不开老师的指导和教导。教学实践中,他承袭哲学先辈,运用辨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从教学课堂中存在的一系列矛盾入手,把学生带进教学矛盾中,启发和引导学生正确分析和认识这一系列数学矛盾中的既对立又统一的两个方面,使学生在解决数学矛盾中学习和运用数学知识,把握数学矛盾规律,从而达到开发学生智力,培养学生能力之目的。

  他在总结自己的教学经验时这样告诫学生和同仁:“有些数学基础知识,若静止孤立地去看,似乎它们都是矛盾的,各有各的定义,各有各的运算规律及其性质。然而用辨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从运动变化的角度去看,则它们都有着密切的联系”。

  他还通过立体几何中的多面体与旋转体的侧面积与体积公式、三角中的两角和与差的三角函数公式的内在联系来引导学生认识和处理矛盾。

  他运用“理论与实践的矛盾、特殊与一般的矛盾、数与形的矛盾、已知与未知的矛盾” 等辨证唯物主义观点进行教学,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笃行于理论与实战的有机结合,是他几十年奋斗的准绳。他结合教学,因地制宜,勤俭办学,熬更守夜自制圆锥曲线演示器、等速螺线演示器、制图模型、立体几何教具、大、小型对数计算器、测量仪器等200余件﹙套﹚,为郧阳中学在教育经费十分吃紧的情况下节约教学资金﹙按八十年代物价计算﹚三万元之巨。

  他任教研组长长达26年,26年是人生的长河,也是为事业奋力拼搏的近万个昼夜。就在这近万个昼夜里,他热心指导中、青年教师,积极开展教研活动,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为中、青年教师树立了良好形象,发挥了表率、旗帜作用。老师们说他是研究数学前行的“引路人”、 考研和晋升的 “铺路石” !

  他说,“我做教研组工作的26年,任科、室主任数年,算是做了个中、青年教师的‘人梯’, 尽了一个知识分子应尽的义务” !啊,“人梯” !

  他把“人梯” 作用发挥到了极致,若“指路灯”、“ 方向盘”, 为郧阳地区渴望高中数学的师生指明了前行的——金光四射、花团锦簇的人生路!

  硕果累累誉满身

  为了不让自己在实践中摸索、深悟、积累的教学知识和数学理论埋于泥土,他举起粉笔为学生板书、为校园厨窗挥笔,并为全国性书报杂志和大专院校书刊撰著,精耕细作,挥撒泼墨:科研高见、学术灼见、数学远见。

  他的力作、学术论文在国家和大专院校刊载20余篇,主要有:

  《各种三角形面积公式推导》,见1988华东师大《数学教学》三期,荣膺省数学学会优秀论文奖,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学数学教育》全文转载。1994年获湖北省优秀教学奖;

  《求函数值域的初等方法》,见1988上海教育学院《中学数学教学研究动态》三期,获郧阳地区优秀论文奖;

  《在数学教学中对开发学生智力的探索》,见1993华中师大《数学通讯》一期,荣登湖北省教育科研优秀论文奖,并在国际上广泛推广、应用。

  《试教排列组合的几点体会》,在1982年湖北省暨武汉市中学数学年会大会交流,好评如潮!

  《运用辨证唯物主义的观点进行数学教学》,赞誉声响彻于1964年襄阳地区教学教研总结大会,得到200多名学者的撰文好评。

  《再谈教学数学概念与培养学生能力》,在1985年郧阳地区中学数学年会,参会学者称赞不已,随获郧阳科研论文大奖。

  ……

  “作为教师,心中必须有共产主义的旗帜飘杨,对共产主义灿烂的前途充满信心:要有一颗像火一样炽热而赤诚的心,才能把学生培养成为德才兼备的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才能无愧于教师这个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面对如此诸荣和大作,他如是说。

  他的血渍大作在省、地刊载、获奖和地、市、校刊发表之多,不尽赘述。

  但,这里有必要提及他费尽心血在各地编写过的数学教材和资料。

  1970年参加湖北省高中《数学》教材编写,亲历亲为,费尽心力,耗时三个多月,五万字教材,言辞凿凿;

  1963年编撰《高中代数复习资料》,不足一个月,8万言,令全地区千余名高考学子受宜、见效。

  近40载教学生涯中,他曾多次应邀参加各种国际、国内学术经验交流会和出国考察学习的机会,为二汽、十堰、郧阳地区等编写高三年级数学测试题,多次参加全国高考试卷的阅卷工作,且多是利用他的休息时间和假期。

  他将他的满腔热血全献给了他酷爱的、为之荐身的教育事业。

  桃李满天下

  教师如何教书育人?教育家徐老曾提出了教师应该既当“经师”, 又作“人师”。“人师就是教行为,就是怎样做人的问题。经师就是教学问的。就是说,除了教学问以外,学生的品质,学生的作风,学生的生活,学生的习惯,他是不管的,人师则是这些东西他都管。我们的教学是要采取人师和经师二者合一的,每个教学科知识的人,他应是一个模范人物,同时也是一个有学问的人。”

  李干国感悟到:学生的潜能本来犹如汉江之水,奔腾不已。老师真正的岗位,是站在这股潜流的闸门前,打开这个闸门,让学生真正的才能和全部的力量释放出来,显示出来!如果老师远离这个闸门,而只是去看守学生的一言一行,那么他恰恰是严重的失职!能不能发挥学生之所长,是能否尊重学生、重视学生的有关道义的问题。

  蓦然回首,想起他的学生曾是著名企业家、历任国家四任外交官、全国劳模罗开富时,他喜不自胜,无比自豪和骄傲:罗开富是六十年代我教的学生中的佼佼者,也是郧阳中学的荣耀!

  2017年夏,罗开富回故乡杨溪曾莅郧阳中学探望当年教他的老师时说:“李老师当年风华正茂,才华出众。我当年只是个初生牛犊,感谢李老师的栽培!”

  上海三思集团老总李至顺亦是他当年的学生,每次回故乡郧阳都要到他家探望并宴请他和他的夫人。李总深情地说:“要不是李老师在高三数学上给我‘小灶’, 那一年我是很难考上大学的。严师如父!李老师既教我做人又教我知识,要不是老师的引路,如今我会在老家刨土疙瘩呢!”

  1964年郧阳中学毕业考入上海华东师大,继尔留校任华东师大统战部长的王彪,梅铺人,次次回郧带着厚礼谢恩于他,并说:“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在校内数学竞赛年级第一名是您精心辅导的结晶。要不是您,我不可能考上华东师大。您在数学上确有高深的造诣,对我的影响极深。”他面对这位得意门生说“你托刘荆林校长﹙十堰一中副校长﹚带给我的普洱茶收到了。谢谢你,你知道我一生不喝茶,只喝白开水,但我第一次喝了你的普洱,很舒服、很上口……”

  原郧阳地区改装厂厂长、后更名为湖北神鹰集团董事长、全国劳动模范王良仁,在郧阳中学读书时,南山砍樵换书钱,靠兄长放木排挣得的血汗钱每月资助他五元生活费……王良仁从郧西到郧中,高二期末数学成绩不及格,高三时在他的熏陶下,半年间数学成绩在班上跃居前三。他说:“要不是李老师炉火纯青的数学知识,出神入化的教学方法,我是不可能考入华中工学院,也很难想象后来的‘报国有门’”。

  还有郧阳一中教师郑远强,郧阳区人大干部徐全明……

  孔夫子学生两千,得意弟子72个。他四十年间教出的得意门生不见得比孔夫子少。想到这些,他很自豪,也很骄傲,他尽到了一个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职责和义务!

  ……

  他把一腔聪明才智和理想,完全奉献给了山区教育,奉献给了这一块陌生而深情的蓝天。

  汉江河岸中秋的夜晚,那碧蓝碧蓝的天穹上,满月闪着金辉,星儿眨着眼睛,山城还在星下跃动,汉江还在月下呢喃。他站在大成殿旧址前,面对汉江,那江水流动的景色跃入眼帘,滔滔的水声传入耳中,天穹一轮满月的美景融入心神,山城深沉而幽静的气氛沁入心灵。他仿佛胸中装的不是一个沧桑的郧阳中学,而是一个国家,一个世界,一个世界上人人都离不开的数学王国,一个人人都敬畏的教育事业!


责任编辑:王霞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