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农民军领袖张献忠与郧阳

时间:2018-07-25 16:32:24  来源:十堰日报  作者:黄忠富  

8_2.jpg

  明朝末年,郧阳还处于藩镇时期,统辖着郧阳、襄阳、荆州、南阳、商州、安康、汉中等整个汉江流域及长江中游地区,其军事管辖范围甚至包括了忠州以下的川东地区,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郧阳。从崇祯六年到十七年,明末农民军领袖之一的张献忠就活动在这个大郧阳范围内。

  (一)

  天启末年(1627年),陕西全境大灾荒,饿殍遍野。朝廷由于国库空虚而无力赈济,致使农民最终走上造反之路。陕北的王嘉胤、王自用率先起事,宜川的王左挂、安寨的高迎祥、洛川的张存孟、延川的王和尚、汉南的王大梁等人纷起响应。不久,李自成在米脂暴动,后加入高迎祥的队伍。

  崇祯三年(1630年),延安卫的柳树涧人张献忠也拉了一支队伍,自称 “八大王”。张献忠读过书、当过兵,足智多谋,很快成为陕西农民军三十六营中最强劲的一营,在陕西、山西、河南、安徽、湖北、四川等地屡立战功。

  崇祯六年冬,高迎祥成为农民军盟主,他把队伍重新整编为十三支,张献忠的队伍就是其中一支。整编之后的农民军从渑池县渡过黄河后挥师南下,进入豫西楚北,以郧阳为中心,来往穿插于豫楚川陕之间。朝廷派陕西三边总督洪承畴追剿,在确山、朱仙镇(位于开封)连败农民军,迫使其大部转到西部山区。

  崇祯八年,各路农民军被朝廷官兵围困于河南,高迎祥召集十三支队伍首领在荥阳举行军事会议,决定分兵定向突围,打破官兵的围剿计划。会后,高迎祥率领张献忠、李自成两部向东挺进,连破河南固始和安徽霍丘等州县,然后攻破明朝发迹地凤阳城,并放火烧了明王室祖坟。接着,张献忠挥师南下,攻克庐州(合肥)、安庆、和州、滁州,一路沿长江打到江苏仪征,又回师向西经英山、霍山进入湖北麻城,再由大别山进入河南,经南阳、淅川入商洛打回关中,转战千里所向披靡。张献忠在凤翔与高迎祥会合后,在河南遭遇明军总兵左良玉、祖宽截击,张献忠与高迎祥败。随后,高迎祥与李自成进入陕西,而张献忠、马守应、罗汝才各自盘踞于郧阳、商洛山中与官兵周旋。同年八月,朝廷以卢象升为湖广巡抚兼江北、河南、山东、湖广、四川五省总督,专治中原,洪承畴专治西北,各自负责,相互协同。

  崇祯九年到十年,农民军总兵力达几十万人。崇祯九年九月,高迎祥被卢象升击败困于郧阳山区。高迎祥突围之后进攻西安,兵败,被陕西巡抚孙传庭所杀。危急关头,马守应联合罗汝才、张献忠等家农民军共二十万人马,由豫西南经襄阳沿汉江长驱而下,进入大别山区的英山、霍山地区,与贺一龙、贺锦等农民军会师于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

  在陕西,高迎祥残部推举李自成为闯王,然后转战于潼关以西。此时,张献忠成为潼关以东农民军的主力,转战于鄂豫皖之间。

  崇祯十年四月,朝廷追加熊文灿兵部尚书衔,代替王家祯总理南畿、河南、山西、陕西、湖广、四川六省军务,驻郧阳督剿农民军。兵部尚书、内阁大学士杨嗣昌策划了“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围剿战略,即以陕西、河南、湖广、凤阳四地农民军主要活动地区为“四正”,采取以剿为主、以防为辅的战略;以延绥、山西、山东、应天、江西、四川六省为“六隅”,采取以堵截农民军进入自己管辖地区为主,必要时也参与协剿的战略;以洪承畴统率的陕西、三边(延绥、宁夏、甘肃)兵力,与卢象升统率的中原五省兵力相配合,加上郧阳的兵力,采取机动所向、“专任剿杀”的战略,遂称之为“十面张网”。

  在这种战略的指导下,官兵步步紧逼,农民军在久扰河南无果后,悉数入楚活动于蕲黄之间。湖广官兵紧急围堵,败张献忠于黄冈。张献忠复入江北(安徽),一路向东至仪真(扬州),被堵截,遂西走入楚,进袭南阳,被左良玉率兵击败,躲入商洛山中。

  崇祯十一年正月,总兵左良玉、陈洪范大破张献忠于郧西,张献忠带着部队退居谷城。同时,罗汝才被围困在均州。各路农民军均受重创,给张献忠带来了巨大压力。

  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张献忠在谷城、罗汝才在郧阳分别接受了兵部尚书熊文灿和总兵陈洪范的“招抚”。熊文灿把张献忠安置在谷城,把罗汝才安置在房竹。受招抚之后,张献忠驻扎在白沙界山,把他率领四万人分为四营,布置在谷城四郊,各设一员大将统领,一门心思训练、休整军队,囤积粮草,打造军器,招兵买马,以等待时机东山再起。罗汝才在房竹,与张献忠遥相呼应。

  崇祯十二年初,农民军李万庆、马进忠、惠登相、王光恩等各部首领抵挡不住朝廷的围剿,先后投降。朝廷大喜,谓“贼扑剪殆尽”。

  (二)

  崇祯十二年五月,张献忠与罗汝才相约重新举事。张献忠大败谷城官兵,杀了谷城县令阮之钿和带兵驻守此地的郧阳巡按御史林铭球,并拆毁了城垣,劫了县库,放了囚徒,迫使明监军道张大经和马廷宝、徐起祚等人投降。

  就在张献忠、罗汝才重新举事反明时,马守应率部到谷城与张献忠会合,然后退守房竹大山中。隐伏在商洛山中的李自成也重整旗鼓,经郧阳、均州进入河南,中原大地上又燃起了熊熊战火。

  熊文灿得知农民军再起的消息后,立即调遣左良玉和罗岱领兵追剿。张献忠将大军埋伏在房县以西,布好“口袋”,再派出一支队伍佯攻,引诱官兵入山,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罗岱当场阵亡,左良玉溃逃,连军符、印信都不知了去向。崇祯皇帝大怒,撤职逮杀了熊文灿,降左良玉三级并令其带罪立功。大学士、兵部尚书杨嗣昌见局面失控,就请缨赴前线督师,以具体实施他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战略。

  崇祯十二年十月初一,杨嗣昌抵达襄阳,立即飞檄河南、四川、陕西、郧阳诸巡抚、镇将,命令他们务必分扼冲要,全力围剿农民军。

  张献忠、罗汝才在房竹,起初不了解官兵部署,接连失利。后来,张献忠通过情报摸清了官兵底细,联合罗汝才采取以走制敌、避实击虚的战术。

  崇祯十三年闰正月,张献忠刚进入宜都(宜昌)枸坪关就遭遇了左良玉伏击,经奋力突围才率部进入川东。不久,张献忠又在太平县玛瑙山受到左良玉、贺人龙、李国奇的夹击。张献忠冲出重围后,仓皇退居兴安(安康)、归州(秭归)一带的大山中。后来,张献忠得知杨嗣昌和左良玉之间有矛盾,于是派人携重宝贿赂左良玉,说:“只有我张献忠在时,朝廷才会重用你。因为你的部队喜杀掠,杨嗣昌早已对你存在猜忌和不满。如果我哪天不在了,你被灭的日子也就到了。”从此,左良玉斗志松懈,张献忠就乘机西走白羊山,与罗汝才等部会合。

  当时,罗汝才、惠登相欲渡长江,被官兵所扼。战斗正酣,张献忠赶到,立马于江岸,挥刀呼号:“有不前赴者,辄戮之。”农民军拼死相斗,官兵不敌而退走。农民军悉数渡江,屯于巫溪山林之中。不久,罗汝才、惠登相分兵进犯开县,不利,罗汝才东走,与张献忠合兵转趋达州,猛攻四川巡抚邵捷春防守的新宁(开江),邵捷春退扼于涪江县城。紧接着,涪江师溃,朝廷处死了邵捷春。

  崇祯十四年正月,张献忠、罗汝才前往当阳,再由宜城迂回到房竹。在张献忠到当阳时,郧阳巡抚袁继咸怕其袭击襄枣,于是亲赴襄阳坐阵指挥堵截。张献忠到房竹后,他又把全部兵力调到房竹。

  崇祯十四年二月,张献忠侦知襄阳无备,令罗汝才在房竹抵挡袁继咸,自己率二十轻骑乘夜东出,一日夜急驰三百里开赴襄阳,于途中杀死杨嗣昌派出的使者,取得军符,骗开襄阳城门,冲入襄王府,杀死襄王和借住在这里的贵阳王朱常法。当时,襄阳守兵数千,军需物资堆积如山,尽归张献忠所有。

  张献忠攻陷樊城、当阳和河南郏县,与罗汝才会合之后入光州,击破商城、罗山、息县、信阳、固始。再分兵进犯茶山、应城,攻陷随州。此时,李自成已攻陷河南。至此,杨嗣昌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计划完全粉碎。

  崇祯十四年七月丁丑日,张献忠围攻郧阳。辛卯,郧阳守将王光恩与张献忠力战,张献忠战败。己卯日,官军总兵黄得功部下兵叛,投靠了张献忠,张献忠带领他们攻陷郧西城而据之。此时,各路失散的农民军听说张献忠在郧西,纷纷前来依附,数以万计。

  崇祯十四年八月,张献忠攻打信阳,左良玉带兵追至,张献忠几乎全军覆没。左良玉军威大振,遣诸将分途穷搜张献忠。此时,罗汝才已先与李自成会合,踞河洛,拥众五十万,张献忠不得不投奔李自成。

  崇祯十四年九月,李自成授以仅居将军之下的部曲职务给张献忠,张献忠不从。李自成大怒,欲杀之,罗汝才劝阻道:“留之,使扰汉南,分官军兵力。”于是,李自成给张献忠五百骑,任其而去。张献忠离去后,于途中纠集土匪一斗谷、瓦罐子等人,势力复盛。然而,他此次并不张扬,依然称自己是李自成的部下。之前,农民军贺一龙、贺锦欲与张献忠汇合,因湖广官兵阻击而不能达。等到汴梁危机,丁启睿及左良玉前往汴梁解围时,张献忠乘机攻陷亳州,入英山、霍山,与贺一龙、贺锦相见。

  崇祯十四年十月,张献忠合六营之众,复出攻舒城。

  (三)

  崇祯十五年二月,张献忠攻陷舒城、六安,进而攻克庐州,杀庐州知府郑履祥,又接连攻克无为、庐江,屯军在巢湖,训练水军。明监军太监卢九德派总兵黄得功、刘良佐进剿张献忠,双方大战于夹山,官兵败绩,江南大震。皇帝大怒,逮凤阳总督高斗光、安庆巡抚郑二阳下狱,起用马士英代高斗光职务。同年十月,黄得功、刘良佐在潜山大败农民军,张献忠西走郸水。

  张献忠走后,李自成利用郧阳官军追赶张献忠的机会占据了襄阳,然后分兵向汉江上、下游扫荡。在下游,承天、德安被李自成攻陷。在上游,李自成复攻郧阳不克,高斗枢紧急招游击刘调元入城,十余日杀农民军三千,李自成退去。明军乘势收复均州、光化、谷城。此时,明廷擢拔徐起元为郧阳巡抚,授高斗枢太仆寺少卿衔。

  崇祯十五年五月,张献忠攻陷汉阳,从鸭蛋洲渡长江攻打武昌。守城官吏闻风而逃,张献忠占据楚王府邸,铸“西王之宝”印玺,自称“大西王”,设尚书、都督、巡抚等官职和六部、五军都督府等,再委派地方官吏,改武昌为“天授府”、江夏为“上江县”,下令发放金银六百余万两赈济武昌、汉阳、六安等地饥民。不久,蕲、黄等二十一州县悉数归附于他。

  在襄阳,李自成闻听张献忠称王后,贻书强烈谴责道:“老回回已降,曹、革、左皆死,行及汝矣。”张献忠势弱,只得忍气吞声。但两大农民军雄踞江汉,互为犄角之势,震撼朝野。

  左良玉听说张献忠在武昌称王,怕朝廷罪责自己,马上率兵西上,一路擒杀“大西政权”所设的官吏,明监军道王瓭、沔阳知州章旷、武昌生员程天一等人纷纷起兵讨伐张献忠,蕲、黄、汉阳三府复归朝廷。张献忠一路狂奔,攻陷咸宁、蒲圻而威逼岳州。偏沅巡抚李乾德(之后为郧阳巡抚)、总兵孔希贵于城陵矶抵抗,三战三胜,歼灭张献忠前部。张献忠改变战术,百道并进,李乾德等人败走,岳州沦陷。进而,张献忠攻破长沙、衡州,在长沙造宫殿。又接连攻破宝庆、常德、道州,遂东犯江西,攻陷吉安、袁州、建昌、抚州、永新、安福、万载、南丰诸府县。

  崇祯十七年正月,张献忠攻陷夔州。至万县,江水大涨,屯兵于万县三个月。接着,张献忠连克梁山、忠州和涪州,击败总兵曾英、守道刘麟长,破佛图关。同年六月二十日,张献忠占领重庆,从此走出了郧阳藩镇的势力范围。

  崇祯十七年七月初四,张献忠命令刘廷举据守重庆,自己率兵分三路向成都挺进,沿路州县“望风瓦解,烽火数百里不绝,成都大震”。新任四川巡抚龙文光由顺庆驰援成都,又调总兵刘镇藩及附近士兵守城,一时“成都援兵四集,张献忠使其众伪为援兵,混入城中,龙文光不能辨”。同年八月初七,农民军同时四面攻城,里应外合,三日破城。

  崇祯十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国号“大西”,改元“大顺”,以成都为西京,颁行《通天历》,设钱局铸“大顺通宝”铜币。在军事上,张献忠设五军都督府,共分兵120营。其中,御用军27营,城内有“虎威、豹韬、龙韬、鹰扬”为宿卫营,设都督领之;中置老营,号“御营”,张献忠居之;城外设大营十个、小营十二个。

  据《明史》记载:张献忠黄面、长身、虎颔,人号“黄虎”,性狡谲,嗜杀,一日不杀人,辄悒悒不乐。当时,四川各地的明朝将领,如曾英、李占春、于大海、王祥、杨展、曹勋等人议兵并起,纷纷抗击 “大西政权”,更加使得张献忠诛杀益毒,时川中民尽,就谋窥西安。

  张献忠命孙可望取汉中,被李自成部将贺珍在半途击败。张献忠亲往救援,途经梓潼七曲山,仰视有一座神庙,题额张姓,便说“此吾祖也”,命上尊号曰“始祖高皇帝”,使人刻石祀之。然而,张献忠这次出师非常不利,始终不能突破李自成的防线。

  清顺治三年(1646年)初,清朝派肃亲王豪格为靖远大将军,和吴三桂等人一起向张献忠率领的农民军进攻。同年五月,豪格率清军攻占了汉中。七月,张献忠决定放弃成都,“尽杀其妻妾,一子尚幼,亦扑杀之”。他对孙可望说:“我亦一英雄,不可留幼子为人所擒,汝终为世子矣。明朝三百年正统,未必遽绝,亦天意也。我死,尔急归明,毋为不义。”然后尽焚成都宫殿庐舍,夷平城池,率众出逃川北,一路欲尽杀川兵。大西将领刘进忠是过去的川兵统领,情急之下率自己的部队逃至汉中投奔了清兵,再引导清军入川。在盐亭界凤凰坡,拂晓遇大雾,两军猝然遭遇。张献忠在大帐内闻有兵至,以为是其他农民军经过,并无特别防备,一边穿衣蟒,半臂而出,腰插三箭,在牙将的引导下临河视看,被刘进忠认出,指点着对豪格说:“此八大王也。”清将急发暗箭射之,张献忠中箭坠马,蒲伏于积薪之下。清兵一拥而上擒出、斩之,时年42岁。

  张献忠死后,农民军向南转移,后与南明联合,坚持抗清近二十年,直到康熙初年。


责任编辑:王霞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