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一切皆有可能   

——《大河飞鸿》引言

时间:2018-08-13 15:38:57  来源:区作协  作者:李兴艳  

图片1.png

  ■李兴艳

  

  一百多年前,一个贫穷的牧羊人,领着两个孩子放羊,弟弟望着天上飞过的大雁说:“我们要是像大雁一样会飞就好了,就可以飞到天堂看妈妈啦。”父亲说:“只要想飞,就能飞上天!”弟弟学大雁飞,没有飞起来,哥哥也试了试,没有飞起来。父亲也试着飞了几次,结果同样也没有飞起来。父亲说:“我老了,你们还小,将来经过努力,你们一定能飞起来!”后来,他们经过努力果然飞上了蓝天。他们就是发明了飞机的美国莱特兄弟。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不可能的奇迹在萌芽,在生长,在惊人一鸣,从而被永载史册。从中国古代“嫦娥奔月”的神话,到“嫦娥一号”的成功发射;从1987年钱天白教授发出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到马云的阿里巴巴创下互联网线上销售的新商业神话;从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的诞生,到那台叫“AlphaGo”的机器人在短短7天之内连胜50多位世界围棋高手……

  你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那些奇迹之花绽放的土地和手捧鲜花的人不同罢了。能把那些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土地一定是一片滚烫浪漫、激情厚重的土地;能守护那奇迹之花绽放的人,一定拥有坚定信仰,无畏勇气,超凡智慧的品质和能量。

  北纬32°,是一个充满神秘与奇迹的地带。

  埃及的金字塔,远古玛雅文明遗址,中国原始森林神农架……都在北纬32°线附近。

  我的家乡郧阳,位于中国鄂西北,处于汉江中游,纵跨北纬32°25′至33°16′。在这个神奇纬度里的郧阳,注定了不会平庸寂寞,不论悲壮还是辉煌。

  距今6000万年前的这片秦岭古海沿岸,已然是恐龙家族的兴旺之地,并出现举世罕见的“龙蛋共存”化石群。100万年前,人类的足迹开始出现在汉水河畔的郧阳,他们和非洲的人类始祖一起点燃了人类早期发祥地的火种。天上银河称为“汉”。他们用心中最高远明亮神圣的“汉”,为紧紧拥抱郧阳的母亲河命名为“汉水”,从此“汉”字如星火燎原,一路点亮了汉族、汉字、汉朝……在这个汉文化的摇篮里,从石器时代到明清时代,4000年文明历史持续不断代,被考古界誉为“中华文化通史地域”。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在这里设郧阳抚治,时辖八府九州六十五县,成为鄂豫川陕毗邻地域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可谓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巡抚直驻,皇命直达的“特区”。

  中国地名前冠之以“大”的地方不多,常听说“大上海”“大武汉”,而郧阳人则经常自称“大郧阳”,你看,郧阳人是多么自信和自豪。

  

  “潘冢导漾,东流为汉”。汉水,是和长江、淮河、黄河四水并称“江淮河汉”的母亲河。一座城市和一条河流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生命秘语呢?在漫长的历史河流里,汉水的每一声浅吟低唱,每一次转折跌宕,都会转动郧阳命运的罗盘。

  历史更替,兴衰往复。20世纪50年代,为了支持丹江口水库、黄龙滩水库、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襄渝铁路等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郧阳20万亩良田被淹没,12万移民告别故土,500多年的郧阳古城沉入水下。“郧阳”这个承载着辉煌历史文明和地域骄傲的名字,几经隶变,“沦落”为十堰市的“郧县”,昔日的爷爷“逆生长”成为儿子了,多么的无奈。多年以后回望这个历史时刻时,郧阳人深切地感受到,同郧阳古城沉下的,同“郧阳”这个名字消失的还有郧阳人的骄傲和自信。

  郧阳为国家建设倾尽所有,百废待兴。

  时光如梭,很快到了新世纪的2002年。失血太重的郧阳,元气还未恢复,仍在低迷中跋涉。全县工业企业举步维艰,支柱产业烟厂又因为国家政策被迫关停。财政困难,前路迷茫,移民动迁,可谓千头万绪,四面楚歌。郧阳人不禁望江兴叹:郧阳与十堰市一江之隔,至少落后20年啊!

  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首次提出“壮大县域经济”。2002年底,湖北省委明确制定县域经济“一主三化”的战略目标。湖北县域经济将迎来一个发展的春天。近水的楼台才能先得月,远在鄂西北边缘的郧阳仍然是“春寒料峭”,她能沐浴到这个春天的阳光吗?如何把中央和全省精神,变成有利于郧阳发展的政策?

  也是在这一年的12月27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人民大会堂宣布南水北调总体工程正式启动。而郧阳则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地。摸摸伤口,痛仍然在,可亲人又要远迁,良田又要被淹。人常说绝地逢生,陷入困境的郧阳,能创造涅槃重生的奇迹吗?

  长雾锁汉江,前路一片茫茫。

  风起云行快,盼阳光千里倾洒万里浩荡。

  苦难是一柄双刃剑,强者被它塑造得更强更完美,弱者被它一剑刺倒,永不翻身。悲情的土地上更能生长昂扬的灵魂,郧阳人在等待一个历史的机遇。

  此时的郧阳,所有的挑战、机遇、压力、期盼,把她的生命鼓胀成了一张饱满的弓,弓形秀逸如神之眉,却又布满苍劲的节痕。

  箭手在何处呢?

  他来了,他们来了。

  2002年冬,他们开始描绘一个“美丽的童话”——谋划建设郧县汉江二桥(后更名“郧阳汉江大桥”)。并以郧县汉江二桥为引线,在郧山汉水之间描绘出了“一江二桥三镇”的城市发展蓝图。

  嗖!……这希望之箭射出去了。

  从2003年8月,郧县以正式文件把兴建郧县汉江二桥项目建设的设想上报给长江委开始,他们就踏上了一条项目争取的万里长征。而这个设想最初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

  电掣雷鸣,风声在耳边猎猎作响,那是风被利箭穿透身体也不能阻挡的惊吼。

  潮落潮涨,郧阳人民看到一抹阳光携着春意,穿透云层。

  这是郧阳一个多么复杂的发展时期啊,她身陷困境,却前有明灯;她机遇叠加,却也挑战重重;她脚踩着荆棘利刃,却也能听到前方希望的召唤。郧阳的发展之梦在悄悄展翅,虽举步维艰,但无比坚定。

  信心比黄金更贵重。六年的项目争取路上有多少汗水和泪水,也有多少坚守与感动;四年的建设中有多少信任和期盼,也有多少奉献与担当。

  2012年5月28日,郧县汉江二桥建成并通车了。

  2002年至2012年,十年磨一剑,这剑发于硎,锋利无比,彻底劈开了封闭郧阳的重重山门。

  汉江两岸,人如潮涌。郧阳人民欢庆的喜悦,沿着郧十大通道奔涌,如脱缰的骏马,一路向南而去,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这是一座发展之桥,这更是一扇标志郧阳新纪元的时间之门。

  63万双手啊,一起打开这扇时间之门——长风裹朝暾浩浩而升,阳光携春潮渤渤而盈。山川迅猛生长,汉水长舞霓裳。百花绽放,凤鸣呈祥。一路向南,蓝图溢出梦想;迎面北上,天地开阔浩荡。一个新的纪元,再启玄黄,风姿万方。

  时间开始了。

  郧阳,让世界对你重新想象……

  

  印度圣雄甘地有一句名言:“如果要改变世界,先要改变我自己。”

  城市规划、基础设施、企业改革、项目建设、招商引资、移民搬迁、社会稳定……郧阳以汉江二桥项目为龙头,对全县各领域进行了全盘排兵布阵。这是一场积极有效的自我革命。

  天道酬勤。所有洒落在地上的汗珠都会化作闪光的金子。

  郧阳在全省县域经济排位中连续两年的跨越式奋进,使排名连续前进了40位,被省委省政府连续两年授予“发展进位先进县”的光荣称号。有作为才能有进步啊,从全省县域经济排名中的尾巴,奋力向上攀登了40级台阶,你能看到他们每前进一步都殚精竭虑的心血,你能听到那片土地上种种发奋和进取的声音,如汉水滚滚。

  梦想从未停止,奇迹仍在继续。

  郧阳的蓝图从“一江二桥三镇”,扩展到“一江两湖四区六镇”,在汉江两岸拉开了近80平方公里的城市发展骨架。一个滨江亲水、鸟语花香、宜业宜居的生态新城展现于汉水之畔。我们仿佛看到郧阳发展蓝图上的山河万物,在日益生长,日渐茁壮。

  何谓机遇?何谓理想与蓝图?

  曾记得一位著名的文艺评论家说:“一定要把自己内心的疆域打开,再打开。”一个地方的执政也是如此,要想理想的太阳高高照耀,需要执政者有无限开阔的想象力、文化力、魄力和务实能力,进而才能打造出一个地方的发展奇迹。

  2014年,是一个让人们对郧阳充满无限想象的年份。

  9月9日,国务院正式批复撤销郧县设立郧阳区。郧阳,这个承载着璀璨历史文明的名字,这个被所有郧阳人深情怀念和呼唤的名字,终于回来了!这个称谓对郧阳人来说,绝不仅仅是一个地名的代号,“郧阳”这两个字包含着厚重的文化,深深的怀念,难忘的情结,不屈的奋斗。郧阳的回归,对郧阳人民来说更是一种“精神的仪式”。

  此刻,站在郧县汉江二桥上,目光随汉水溯洄,我们能看到郧阳的将来还会建多少座桥?

  2017年5月26日,郧阳的第三座跨江大桥建成通车。它作为十堰市的重点建设项目,是郧阳区城市发展战略规划的重要节点和十堰生态滨江新区的重要通道。它肩负着进一步完善郧阳城区西北部道路路网,拓展城市发展空间,辐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移民迁建区域,带动片区扶贫开发的重要使命。“孺子听歌处,郧阳有沧浪”,浪漫的郧阳人给这座桥起了一个诗意深远的名字——郧阳沧浪洲大桥。

  2016年7月,十堰市召开郧阳汉江四桥规划设计方案征求意见会。郧阳汉江四桥北接郧阳区安阳镇钟家河,南连青山镇白果树村,建成后将加快推进安阳湖建设,进一步拓宽十堰城市发展空间。

  郧阳汉江三桥、四桥,一个个奇迹从天而降,跨越在历史、现实和未来之间。一切在情理之外,也在意料之中。郧县汉江二桥的建设在重构郧阳和十堰城市格局的同时,也悄然重构了郧阳人民的思想格局,他们相信“一心朝着自己目标前进的人,整个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时间过得真快,郧县汉江二桥即将通车五周年了。

  在这个时间的临界点,我们站在2017年的金色船楫上,凭风畅想……

  郧十大通道向南,向南,通向远方。阳光耀眼,一列记忆的火车从往事的隧道呼啸而来。作为郧县汉江二桥建设和郧阳近年来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位见证者和亲历者,我所经历的这段历史……每一个人,每一个难忘的时刻,每一个重要的事件,每一次流泪和欢呼,一起在我的脑海里涌现,我听到它们踩着重重的跫音,如万马奔腾,携裹着我的灵魂去泅渡那片记忆的海域。作为一名写作者,我必须渡过去,去完成我的使命,到达我新的彼岸。

  我,该怎么去描述和传递呢?

  我们看到,这里的执政者们一任接一任地在这片土地上把郧阳的蓝图一次次继承与推进,才有了今天的郧阳。无论时代怎么变迁,他们都值得我们从心里深深敬重!

  我们看到,郧阳的发展,并不是“富人”的事业进发,而是浓缩着鄂西北人民不舍昼夜的顽强奋斗,其中有更多的艰难、梦想、奉献、不屈。正如著名作家王宏甲说:“没有苦难的民族是没有的,没有挫折的民族也是没有的,不能忘却的,是奔腾着冲出低谷的奋斗。”

  所以,我所描述和传递的不只是郧县汉江二桥,不只是郧阳,而是一个民族血液里百折不挠的坚韧,奔流不息的激情。

  我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日子,开始这次远征。

  在我的文字世界里,再建一座郧县汉江二桥,再描摹一遍郧阳蓝图的构想不断萌芽与生长。郧阳,我的家乡,我把一切一切为您献上。献上祝福,献上敬仰,献上五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日之浩荡,月之长吟,献上用深情发酵的陈酿。

  献上,这“一滴水”闪耀着的阳光。

  看它折射一个民族澎湃的激情和梦想,奋斗与热望。


  作者简介:李兴艳,笔名:李小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第十二届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三届高研班学员。十堰市作协副主席,十堰市郧阳区作协主席。著有长篇纪实文学《为了干渴的北方》《大河飞鸿》等。作品先后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16:中国报告”中短篇报告文学专项工程,获湖北省作家协会《长江丛刊》2016年度文学奖。


责任编辑:王霞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