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鞋的故事

时间:2018-10-19 19:03:17  来源:区作协  作者:陈明亮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足下是什么,是鞋,然后才是路。

  如此看来,鞋于足,于人,于路,是多么的重要。人自呱呱坠地,襁褓之中,尚未学会走路,许多婴儿都已经穿上了精致舒适的童鞋,开始了学会并适应穿鞋的人生。从此以后,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直至寿终正寝之后,鞋陪伴着人一生的成长与跋涉。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脚上穿的多是千层底布鞋。母亲针线活儿差,我穿的布鞋多是外婆或是其他亲戚给帮忙做的。这种布鞋,穿着舒适,走路稳当,很是吸汗,但也怕湿水受潮,一旦打湿是很不容易晾晒干燥的。因此,每每穿起布鞋出门,总少不了母亲的万千叮嘱,“走路小心!”,“穿鞋要细发” 诸如此类,耳朵都听起了糨子。母亲的叮嘱,烦归烦,但对脚上的布鞋还是很爱惜的。每当路途之中,天如下雨,必定脱掉鞋子,或揣于怀中,或衣衫裹蔽,一路飞奔回家,宁可让尖石荆棘刺破脚底,也不会让心爱的布鞋玷污于烂泥污水之中。

  然而,毕竟还是孩童,那时的我,无论再怎么爱惜,鞋总还是穿的很费的。猴儿踢马跳的年龄,总免不了或是挂坏鞋帮,或是踢破鞋底,凡此种种,也总少不了母亲的责备。记得一次放学的路上,不经意发现一小块四方八不圆的红砖头,又是不经意的一脚,这块红砖头竟然咕咕噜噜滚出老远。这个发现一度让我很是兴奋,紧接着又是一脚,砖头呢,又咕咕噜噜滚出老远,竟然是朝着我意愿中理想的方向家的方向滚去的。就这样,踢一脚,咕噜噜,踢一脚,咕噜噜,不知不觉的,我居然把这块砖头给踢到了家门口,现在回想怕足足有两三公里地吧。不巧的是,我踢着砖头走路正好被母亲看到了,一顿暴揍,直到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委屈。还是那话,委屈归委屈,乡下人生活的艰辛和不易和无奈,我是记忆犹新,体验深刻,并且很能理解的。

mp48090642_1449892055534_1_th.jpeg

  暑假回家,乡下孩子的假期,是得要帮助家里做些事的,我暑假的活计,主要是上山放牛。夏天,闷热而潮湿,放牛行走在草丛,鞋会被露水或者雨水打湿的,如穿布鞋,那是不行的。这时候,穿上草鞋上山放牛那是不二的选择。我的草鞋,是母亲和奶奶帮忙给打造的,细长的龙须草,合着少许的苎麻和布绺巾儿精心制成,舒适、结作、柔韧、不硌脚、干爽、敞亮,翻山越岭还很巴滑。这样的草鞋,现在已经不多见甚至几乎绝迹了,很多年轻人都没有见过,也都不认识了。现在,在淘宝网上,这种草鞋居然也还有售,然其价格不菲。

psb (2).jpg

  稍大一些,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兴穿解放鞋,我上学,也穿上了解放鞋,同学们也大多都穿解放鞋。 在当时,解放鞋还是有很多好处的,除开当时的流行之外,比如轻便,舒适,耐磨,而且价格低廉,深受老百姓的喜欢。穿着解放鞋走路,确实比穿布鞋要灵便的多。长大一些,稳重了不少,走路不再蹦跳着走了,穿鞋也知道细发了。一双解放鞋穿下来,我能把它穿的鞋帮完好而鞋底磨的洞穿。看着我穿坏的鞋,母亲很惋惜的嗔骂:“脚底长的有牙啊!”我辩解说这明明是磨坏的,母亲又道:“解放鞋也很麻细呢!”好坏其实也都是相对的。解放鞋,说实话,并不是十分的结实。除此之外,解放鞋透气、透湿性差,很容易滋生细菌,穿久了常常会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中学住校,晚上睡觉,大通铺,都把鞋一脱,寝室里便弥漫着一阵阵基本相同又各有千秋的臭味,同学们美其名曰“解放鞋的味道”。

psb (1).jpg


  慢慢的,又一种回力牌的白色运动鞋悄悄地开始流行,很快就取代解放鞋而成为人们脚上的新宠。

  中考前夕,我们那个像我们大姐姐似的英语老师,她在一次月考前的动员演讲时,说,“我们现在的努力拼搏将决定着我们的将来是穿草鞋还是穿皮鞋”。她并且解释,好好用功,奋力一搏,考上学了,以后再城里工作,就穿皮鞋;不努力用功,失去机会,落榜回乡种地,就还穿草鞋。瞬间,我对老师的观点很不认同,并且产生强烈的抵制。之后,在一次校园偶遇,我还就此与老师展开一场小小的辩论,大意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工人阶级知识分子就应该穿皮鞋,而农民就活该命中注定穿草鞋? 我知道老师的用心,是激励我们努力拼搏改变命运,而当时的我看到的却是老师言语之中却对农民的歧视。农民出身的孩子,心理往往是极度自尊而自卑的,这种自尊自卑,也往往是狭隘和偏执的。

psb (4).jpg

  到城里上学之后,我仍然脚穿白色的回力牌运动鞋,尽管我身边的同学都已经穿上了皮鞋。我穿白色回力鞋,还是很爱惜,每次穿脏之后,我都细心慢慢刷洗。每次洗干净之后,我都把鞋裹上卫生纸,放在阳光下晾晒。这种不知道在哪里学来的方法居然很管用,这样方法晾晒的鞋,洁白如新,从不泛黄变色。同宿舍的同学都夸我鞋刷洗的好,同时他们怂恿我也买一双皮鞋穿,说皮鞋免洗,方便省事,穿着好看,还洋气。每每如此,我总是笑而不语,次数多了我就说我没钱买。其实,那时候,一双稍差一些的皮鞋也就三十几块钱,比回力鞋贵不了几块钱,我同桌也总这么说。其实我知道,我还在对我中学英语老师的话耿耿于怀。就这样,三年,我是班里唯一一个没有穿皮鞋的,现在想来真是一种执拗。

picdb_238117_2.jpg

  毕业了,工作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也穿起了皮鞋,然而,很长一段时间,我却很是别扭。这种别扭,来自于脚上,更来自于心里。虽然穿起了皮鞋,但我并没有淘汰回力牌运动鞋,每次回乡,我都不忘换上运动鞋。我这样做,没有锦衣夜行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乡亲们像当年划分阶级一样把我从农村给划分出去,更怕乡亲们说我进城之后装睨(ni,)。现在呢!农村生活条件也好了。农民也都穿上皮鞋了。

  谈恋爱了,一次同女朋友逛街,我执意送她一件礼物,她呢 ,极力推辞。最终,见我实在要送,就说:“要送,就送我双鞋吧!”女朋友喜欢鞋,也喜欢买鞋。最后,她自己刻意挑选了一双价格较低的皮鞋,好像是三十八元,由我购买相送。几年以后,我们最终还是没能成为爱人没能成为夫妻,而做了普通朋友。又几年以后,一次闲聊到这件往事,我们无不感慨,她幽幽地说:“也许缘分上天早已注定!还记得你当年送过我一双皮鞋吗?鞋穿在脚上,越走越远……”

134cadb5b18879547e51a5fcfb8a_800_800.c1.jpg

  鞋,穿在脚上,能越走越远,也能越走越近,我说。其实,我还想告诉她,鞋,也是“谐”的谐音,还有和谐之意。我最终没有说,我知道,那时再说已没有多大意义。

  我讲鞋的故事,我讲我穿鞋的经历,我也是在讲我的成长史,其实,这也是一部缩微版的社会发展史。回忆自己穿过的每一双鞋,每一段路,五味杂陈,感慨万千。


责任编辑:王霞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