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郧阳黄酒

时间:2018-10-27 15:30:06  来源:十堰日报  作者:赵国章  

a1aq2c6087027849675.jpg


  酒的历史源远流长,酒文化千古风流。

  酒当从黄酒说起。寻踪觅迹,当始于西周,声誉于秦朝,盛于南北朝,经唐、宋、元、明、清直到今天,历经演变,有黄酒、白酒、药酒、啤酒、洋酒等。总之,种类五花八门不计其数,但在鄂西北一带,除来自不同地域不同品质名目繁多的名酒外,自然是郧阳黄酒最受欢迎。

  郧阳黄酒虽历经千年,但这种民间手工的传统技艺没变,醇厚甘美的滋味亘古未变。郧阳黄酒须选在每年农历九月九重阳这天,取汉江水精酿而成。但在靠挣工分吃饭的年代,九月九做黄酒,虽是沿袭千年的民风民俗,却也是家乡人纸上谈兵羞于启齿的事情。

  大集体所有制年代,一家人的生活都是按工分折算分配,按月分口粮。大多数农户家大口阔,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到月中,大人们都得勒紧裤带掰着指头盼分粮,起早贪黑干农活,清汤寡水,酸菜玉米糁,能填饱肚子已是谢天谢地了。劳累一天的庄稼人,想痛痛快快喝碗黄酒充饥解乏,过点酒瘾,都不容易。

  “若干生命若干春,有所丰收有所贫。”农业科学技术的滞后,导致粮食产量极低,糯谷亩产仅250公斤左右,而且国家每年也是有定购指标的。秋收结束,上交完公粮,专做黄酒的糯谷已是所剩无几。待生产队盘完存,留出下年的种子,按工分分配。赶在重阳节之前,农户们一次性分到手全年的糯谷 (毛粮)仅有几十斤到百十斤之间。

  那时候,家家户户做黄酒能做上十斤、二十斤已是笑逐颜开很知足了。因糯米量少,做时只能跟焖米饭一样,把提前泡好的糯米分几次放锅里焖熟。若工分多的大户,做三五十斤糯米的黄酒,能轰动一个生产队,招来众人的羡慕。

  母亲很心疼正长身体的我们。记得有次,母亲把焖好的糯米饭铲起来后,留下锅底薄薄的一层,撒上点儿盐,用小火炕成焦黄酥脆的椒盐锅巴,让我们放学回家后尝鲜。谁知,父亲发现后,放鞭炮似的,劈哩啪啦把母亲好一顿臭骂。母亲顶撞了两句,差点遭到父亲的耳光,幸亏邻居及时赶到才把父亲拉开。次日,父亲对母亲解释说: “难道我不心疼孩子吗?问题是糯米太少,做那一点黄酒,过年来客要喝,平时来客也得有酒才行,没有了咋办?家家都缺,烧酒没钱买,找哪家去借?一碗锅巴,少说要做三大碗黄酒呢!”

  后来,再做黄酒时,母亲不再炕锅巴,而是趁父亲不注意,把蒸熟的糯米饭用手捏成一团拳头大小的饭疙瘩,再撒点糖,然后藏起来,让我们放学回家背着父亲偷偷吃。那甜甜糯糯的米香味,至今想起,我都还垂涎欲滴。

  其实,父亲也爱喝酒。但在那艰难的岁月,家里的黄酒十分有限,使他无法随心所欲。仅在劳累过度时,他才格外吝啬地从酒坛舀起两勺,兑一大碗开水解下馋。为物尽其用,当坛子底沉淀下的酒糟不能再喝时,父亲就让母亲把适量的大曲放锅里炒一炒,加凉开水倒进坛子搅搅,任其二次发酵成酒。那年头, “莫笑农家腊酒浑”真不是一句谦虚的话。

  随着生产责任制在农村稳步推行,以及科学种植水稻的推广、科学管理技术的提高,糯谷的亩产一跃突破千斤大关,农户可根据自己所需,无拘无束尽情栽种,于是家家陈年老黄酒取之不尽常饮常有,想喝多少就有多少。父亲也不再抠门了,爽快地交待我们: “糯米饭多的是,爱吃,弄一碗拌些糖,随便吃。想吃磁粑,尽管让你妈给你们炕就是。不会喝酒,嫩酒像蜜一样甜,没劲儿,有营养,想喝就喝。”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每到九月重阳那一天,家乡所有的农户都会放下手头的活儿,像农忙一样全力以赴去做酒,做酒的过程较之从前更加规范讲究:首先把备好的上百斤糯米加水浸泡,然后洗净,捞起,装进大不锈钢蒸笼旺火蒸熟后倒出冷却,再把提前砍碎浸泡过的大曲过滤,取原汁、适量加水,混合蒸好的糯米饭,拌匀,倒进一字摆开的大缸、大坛,加盖让其发酵。在完全发酵稳定后,立即封缸封坛。到了年关即可开坛饮用,这便成了久负盛名的 “郧阳黄酒”,颜色又分橙红、橙黄两种,酒汁清澈透明。其香气浓郁,味道妙不可言,集甘、苦、辣、鲜、甜于一体,醇绵爽口。

  现在经济条件好了,郧阳人喝黄酒也有了新讲究。喝时通常加热到45至50度,用碗而不用杯,无论逢年过节还是婚丧嫁娶,不管再好的白酒都得搁到一边,先喝主人敬上的两碗黄酒,以示二家喜。白酒酌情而饮,否则有失酒礼,难逃 “罚酒”,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叫让酒不让饭。

  郧阳黄酒如同郧阳的父老乡亲,直白、坦率,喝着苦,细品醇绵甜香,回味无穷。客人一旦喝上,极易上瘾。外出打工的游子春节返乡后,首先要聚到一块儿,豪饮一场久别的黄酒解馋,不醉不散。年后启程返岗时,家人都会不约而同再装上几壶黄酒,让游子们带往异乡,或与他乡人分享,或在疲劳时解乏,在想家时解闷。借用诗仙李白的一首诗来描述此情此景最为合适: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总之,如今的郧阳人走到哪里,哪里就会飘出浓郁绵长的黄酒香。喝黄酒是乡风民俗,承载着乡情,历史久远的黄酒史也是郧阳人精神文化、经济发展的象征。

F201106011420251836600000.jpg


责任编辑:王霞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