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视觉郧阳

这里的春天静悄悄

时间:2020-04-03 09:06:44  来源:人社局  作者:江上来客  

  郧阳网讯    静静的,静静的,陌上又花开。

  听说,茶店樱桃沟、大岭山和柳陂梯子沟的樱桃花已经怒放得不像话了,五峰油菜花的金黄已经溢出了沟壑山川,连大柳葫芦包漫山遍野的山花都已妖娆妩媚起来。

  听说,老家红褐色的土地已经苏醒,江边垂柳的绿已爬满枝梢。田间地头的狗尾巴草都纷纷钻出头,滋润着春的抚摸。

  而眼前的整个大地,似乎尚未睡醒,是那么静,那么静,连春的脚步都未听见。城郊拆迁区的残垣断壁中,几只小燕子,衔着新鲜的乌泥,一趟一趟,安静地来来回回。

  在梦里,戴着口罩的老爹,手肘支着脸,蹲在门前的石磙子上,沉默无语。布谷鸟蹲在山梁,俯视着清亮亮的水田,一声一声焦急地催促,是那么远又是那么近……

3.JPG

  一

  眼巴巴盼望着,盼望着,己亥除夕已近。把手头工作一顿收拾收拾,准备回家过年。想必老爹老妈也在村口眼巴巴张望着呢。

  很意外地,老爹老妈突然出现在眼前。工作多年,很少能提前回家过年,老爹老妈估计不想儿子为难,主动来陪儿子过年。

  让人猝不及防的是,庚子年的春节来得太不一般。

  据说是因为一只蝙蝠,带来一场叫“新冠肺炎”的病毒灾难。

  就在除夕的前一天,武汉宣布“封城”!“封城”啊,对,就是“封城”,史上绝无仅有!

  就在同一天,紧急通知,不得离郧离堰,严禁赴汉!

  除夕当天,湖北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同步启动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紧急打造湖北“小汤山”。

  一瞬间,所有的所有,被突然按下暂停键。时光停滞,山河凝固,从乡村到城市,从南国到北疆,全部被点穴般定住。

mmexport1582467440120.jpg

  二

  除夕夜,分外冷冽。

  一家人围坐。给老爹老妈敬个酒,给媳妇儿子夹筷菜,并没像往常一样吃到春节晚会开始。

  破例没看春节晚会。手机上全是关于“新冠肺炎”病毒的不断刷屏,全国各地的封城封路封村也一个比一个“硬核”,心里愈发惴惴不安起来。

  陪着不安的还有大舅哥。从深航返乡过年的他,原本大年初二要到单位上班。看着铁路车次、航空班次一个个取消的通知,更是如坐针毡。

  几乎一夜无眠。几经查阅,当机立断,抢订大年初一凌晨过路车先到广州。

  大年初一,凌晨六点,淅沥小雨。依然很黑,很静。

  默默帮着大舅哥收拾行装,趁早开车送他到市火车站去碰碰运气。

  一路无语。湿漉漉的郧十一级路,都有些分辨不清路标线。路上没看见一个行人和车辆。

  一路疾驰。堰城的晨,空得有些落寞。倒是沿途街市的霓虹,在细雨的掩映中显得些许朦胧和斑斓。

  红色的“十堰北”在前挡玻璃上逐渐清晰起来。走进候车厅大门口,电子屏显示着大舅哥订的车次尚在滚动播放。目送大舅哥取票、测体温、安检,径直到指定候车口等待。

  此时的候车大厅,没有熙攘喧闹,也没有人头攒动。一排排空空的候车座椅,如同一个个稀稀落落的乘客一样,显得都有些形单影只。

  接到大舅哥已如愿上车的电话,悬着的心才得放下,赶紧又急匆匆驾车往郧城返。

  此时的天,已经大亮。只是在细雨笼罩下,整个城都阴沉沉的。

   警灯!警灯!快到龙潭湾高铁路口时,老远就看见有警灯在路边闪烁。刚放下的心又猛地一紧,路已封了?

  减速,靠近。标识有“中国公路”“警察”的两辆车停在路边,不远处还有一个黄色的钢架路障顺在路旁。尚未封口!

  下意识地轰一脚油,顺畅飚过。摸摸胸口,心还无法控制,扑突扑突地跳个不停。

  不敢磨叽,马不停蹄。一气到家。

  车轱辘瘪了!前车轱辘啥时候瘪了!一路的紧张和匆忙居然没感觉出来,来回六七十公里路居然是轧着轮毂跑回来的?

  拨拉拨拉轮胎上的泥水,一块巴掌大的三角铸铁板赫然还插在轮胎上!

mmexport1581658329022.jpg

  三

  大年初一,庚子新春的第一天呵,却感觉不到节日的一丝喜庆。

  一会说,汉江一桥、三桥封桥禁行,汉江二桥封控卡点启动。郧阳封城了!

  又一会说,党员干部全部取消春节假期,紧急返岗,全部沉入防疫一线,全力抗疫。

  大年初二,通知到岗。站在门前,很是惆怅。家离单位10余里,四面环水,位于交通要道的三座大桥全部被封,整个郧阳岛被困汉水中央。

  车辆无法通行,只有徒步。带上口罩,换双运动鞋,走到汉江一桥头,禁行通告、钢筋路障横在桥中央。桥两侧人行步道尚未封死,人可通行。

  整个大道,干干净净,空无一人,只听见自己疾步快行的沙沙声。

  身上热起来,口罩的雾气升起来,额头上汗流到眼镜上。一会会儿功夫,眼前一片模糊,呼吸也极不顺畅。

  一边用手捏住鼻梁上的口罩边,一边大口喘着粗气,脚下马不停蹄。

  穿过区一中、金砂公司、检察院,看到汉江二桥封控卡点了。稀稀拉拉的几辆车等在卡点,三四个着黄色反光标衣服的警察正在一个个查验证件,两个着白色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拿着测温枪一个个量体温。

  走过卡点斑马线,回过头,公路正中央的白色带有红十字的帐篷上,一面鲜艳的党旗正猎猎迎风招展。

IMG_20200216_105524.JPG

  

  走进空荡荡的办公楼,门卫大叔正拿着喷壶在门口消毒。

  赶紧帮着搬来几张桌子横在大门前,摆上出入登记簿、体温枪。在桌子两侧立两块防疫告示牌,又找来一个密封桶,贴上“废弃口罩回收”标签,放在桌子脚下。

  打开办公电脑,对着手机上QQ和微信上的各项疫情防控通知指令,一一列出工作清单,静静谋划“作战图”。

  紧急吹响疫情防控“集结号”。在局机关全系统工作群紧急通知做好当前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具体措施,委任11个楼栋长,选派党员干部120人,组建13个防疫工作队,立即进驻包联社区开展日常防控。抽调5名骨干党员,联合社区、物业成立临时党支部,实行24小时轮岗值守,严格小区封闭管理。

  一转眼,城市和山乡顿时“红”起来。

  在大街小巷,在胡同转角,一面面党旗飘起来。

  在机关大楼,在居民小区,一个个“红马甲”“小红帽”上岗坚守。

  就连距离城区几十公里外的遥远村口,“驻村精准扶贫工作队”就地转为“疫情防控队”。统一配发“疫情防控员”红袖标,协助村两委入户排查疫情、封锁管制交通路口、杜绝车辆和人员来往,为群众发放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用品,动员帮助村民整理环境卫生,劝导群众不得聚众聚餐、聚集娱乐,堵死防牢乡村疫情病毒蔓延渠道。

IMG_20200224_214453.jpg

  五

  飘荡在城市上空不间断循环播放疫情情况通报的“大喇叭”,让人心里一阵紧似一阵。

  “家庭防疫保卫战”打响了。带上口罩,穿上红马甲,戴上小红帽,跟随同志们一起,在包联小区各楼栋迅速启动“全民体温监测”。

  趴在小区门口值班卡点门禁台上,理清各楼栋现住人口详细信息,建立各楼栋业主QQ群,分片包干,为每户配发体温计,每天及时监测各住户每名成员的体温状况,“一对一”包户,一人一卡,全程跟踪,确保能“早发现、早报告、早诊断、早隔离”。

  严格“亮证”出行。全面实行居民“临时通行证”和公务人员“疫情防控工作证”制度,凭证出入通行。凡无证出行,一律强制集中隔离。

  440户,1700余人。入户、宣传、引导、排查、监测、登记、分析、汇报,家庭成员信息表出来了,每名人员体温检测表出来了。看着整整齐齐摆在桌子上的表册,长长舒了口气。

  满当当一天,腿像灌了铅。一趟趟上楼,一趟趟下楼,一会到小区,一会到单位,二万多步的距离,仿佛要把以前没走的路都补回来似的。

  入夜,一个人的街头。踩着自己长长的身影,路过只听得见哗啦哗啦江水拍岸的汉江一桥。望着桥那头夜幕下家的方向,确实感到很累。每天来回徒步30余里,约等于一天一个“马拉松”。

IMG_20200301_111913.jpg

  六

  形势越来越严峻。

  除了留一条应急通道,其余背街小巷、桥梁通道、街口村头全部被铁护栏彻底封死。

  位于岛上的家,也插翅难回。办公室和值守帐篷成了新家。

  早上,从办公室到值守小区,是3216步。

  夜里,从值守小区到办公室,是3253步。可能是回来时走得慢,步子迈得小了点。

  量体温,登记,排查,报告,劝导。每天的日常。

  一瓶“老干妈”,老坛酸菜面,红烧牛肉面,香菇炖鸡面,还有把嘴唇戳得血长流的干吃面。每天都吸溜吸溜地汗流满面。

  不知不觉,元宵节已远。

  不知不觉,儿子的生日临近。

  肃立江边。回首望,这静悄悄的夜,这空荡荡的街。

  这八九点应有的喧嚣和繁华,却沉寂如两三点的凌晨。

  夜半的风有些凌乱。

  翻看着媳妇发来的儿子生日家宴图片。嗨,一直以为乳臭小儿,转眼既成二八大汉。

IMG_20200317_103539.jpg

  

  平静的日子,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泪目,却往往在不经意间。

  “我是党员,国家有难,这是我这个月的党费。”一大早,包联村的老党员叶老颤颤巍巍地从胸口贴身处取出两百元钱,仔细抚平褶皱,双手递给村主任。

  叶老今年已78岁高龄,行走不便,眼睛也不好,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拿着儿子买的收音机听听广播。听到举国上下齐心防控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消息后,叶老内心十分沉重,特意来缴纳自己一份特殊的党费,表达自己的一份炽热。

  封城,但绝不能封心。

  “谢谢你们!谢谢党和政府关心!”包联小区居民王叔一边拉着值守人员小徐的手,一边擦着眼泪感激道谢。

  王叔已年近七旬,没有工作能力。儿子在区内工地打零工为生,因疫情管控,无法出去干活。儿媳无工作,专职在家带一岁多的小孩,小孩身体抵抗力差,需要精心呵护。

  五年前,王叔一家在此小区购买新房,贷款近30万元,每月要还房贷2000多元。原本经济压力较大,现在一家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基本生活顿时陷入窘境。过年到现在,家里都没吃过肉。

  听着老人哽咽地诉说,小徐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边安慰老人,嘱咐老人一家一定要做好安全防护,尽量不要出门;一边迅速给领导、包保楼栋长汇报,并联系物业公司进行反馈。

  小徐从家里带来鱼和肉,又请同事帮忙,一起到超市购买粮油、鸡蛋等生活用品,亲自给王叔送上门,帮他一起渡过难关。

  从不相识。因为抗疫,携手一起。

364092224PEG .jpg

  

  天还是有些冷。缩在值守帐篷里。

  翻开春阳的工作日志,发现他偷偷写下的一首小诗:

  这场抗疫战

  虽看不见硝烟

  听不见呐喊

  但身边的一个个党员默默冲在最前

  防控卡点的一面面党旗迎风招展

  有个念头总在浮现

  我要加入战斗

  我要驻守防疫一线

  ……

  我渴望加入中国共产党

  请党组织在防疫前线对我考验

  其实,这个看着略显消瘦的“95”后共青团员,也一直跟随单位党员干部坚守在抗疫一线。

  当在单位工作群里看到疫情防控工作紧急通知时,春阳就立即请缨,主动到防疫一线。

  无论是值班卡点24小时值守,还是逐家逐户上门测量体温、送口罩;无论是劝返宅家憋闷牢骚满腹的住户,还是帮助行动不便居民代购物品送上门,春阳都乐此不疲、主动积极,博得一致好评。

  在春阳心里,虽然还不是共产党员,但他已经自觉地用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他向往加入党组织、渴望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党员的迫切和坚定越来越强烈。疫情面前显担当,越是艰险越向前。

  在值守卡点鲜艳的党旗下,春阳郑重地将一份入党申请书交到单位支部书记手中。

  那个下午,阳光正好。党旗把春阳的脸映得红彤彤的。

DSC_4356.JPG

  

  每天一睁眼,首先看看“雄鸡”大地图。

  还一片红啊,唉!

  哎!哎!绿了,都绿了!

  3月13日,全城沸腾。

  区内可凭健康“绿码”通行了!

  憋了49天的人们终于可以出门了!

  快步回到办公室,八个“全副武装”的“生化兵”正在单位办公楼全方位消杀。浓浓的烟雾弥漫了整个大楼。

  这原来就是全市赫赫有名的“消杀八勇士”!

  这也是八位退役军人。

  肩上是责任,身后是家人。虽身负体力和精神的压力,每日穿梭在危险之中,但八位“勇士”无人掉队。

  他们每天进社区、钻楼栋、入单位消杀,背负着50斤左右的烟雾机,将二氧化氯或84消毒液雾化后喷洒,确保消杀无死角、全覆盖,已经消杀了20多个小区和10余个机关事业单位。

  不知道他们姓名,看不清他们面目。

  只知道,他们是病毒的“杀手”,是逆行的“勇士”。

  收拾完办公区域,又是傍晚时分。

  闻闻穿了30多天的衣服,走,回家!

IMG_20200329_173907.JPG

  十

  “我们是夫妻双双把工返!”顺利返回杭州的志永和小飞夫妻俩接到电话时,还停留在兴奋里,“很顺利,刚从小区开了出门证回来。”

  当日凌晨2时30分许,他们从郧阳到达杭州公交北站,排队出站。当地工作人员做登记、查看健康码绿码、测体温,顺利放行。

  “湖北和浙江互认健康码,我们回来很顺利很方便。”小伟和永霞夫妻俩在杭州京东物流的一家子公司工作。从郧阳出发一路顺利回到萧山小区,小区工作人员查验绿码、测体温,当时还为他们办了临时出门证。

  从3月20日开始,为帮助顺利返岗复工,全区组织了“点对点、一站式”集中输送,紧急开辟“直通车”。

  实现与湖北健康码互认互通的地区,持有湖北健康“绿码”的员工,返回原单位复工不用隔离,直接到岗上班。

  但,疫情并未过去。由“全面阻击”转为“精准防控”。

  眼下,当紧的是既要抓防控,又要抓生产。

  立即行动,分区分级,复工复产。

2020年3月22日郧阳区人社局组织第二批“点对点”专车输送225名务工人员赴深圳返岗复工.jpg

  十一

  当第六批“点对点”集中输送“直通车”迎着朝阳的曙光直奔广州而去的时候,全区已经累计精准输送、安全返岗复工7900余人了。

  “郧阳南”高速路口帐篷正在拆除,立在路障上的党旗仍然随风猎猎作响。至此,赴外省返岗复工也恢复了常态化交通运行。

  中央也明确,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

  乡村,城市,终于苏醒。

  门外的天空,分外的蓝。

  山坳里,牛儿一声长一声短地也叫起来。

  街市慢慢也“动”起来。

  熟悉的叫卖声、吆喝声又响起来。

  漫步在郧阳岛上段哥家的桃园,枝头上一簇一簇的嫣红在随风跳动。

  缤纷的花瓣,时不时散在头上、肩膀上、鞋面上。

  远远的,烟波缥缈处,南湖上的十七孔桥在枝头掩映中时隐时现。

  湖边的消退地中,几个带着口罩的农民正荷锄扶犁。健硕的大黑犍 “嘚嘚嘚”“嘚嘚嘚”跑得正欢……


  ——2020年3月28日于郧阳岛


责任编辑:南旭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