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抢 夏

时间:2020-06-03 15:42:24  来源:  作者:  

  郧阳网讯    麦子挑回后,码成了一个个圆形的麦垛。放置两天,让麦杆里面的水份蒸发彻底,趁着这个时间他们还要继续收割其他地块的麦子。这个季节,麦垛的大小成为衡量一家人勤劳和富裕的唯一标准。

  稻场里,壮实的麦垛一夜之间从土地里长了出来,把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吸引到这里来了。

  一块光滑如镜的地面上,谁家的麦子正摊晾在上面,画着一个厚厚的圆圈。从垛麦到打场,乡村们都喜欢把丰收的喜悦用圆来呈现,大概是图个团团圆圆的寓意,实际上也有许多劳动的智慧在里面。晾晒了一个上午,中午时分,戴着草帽的男人牵着一头老牛出现了,牛的后面拖着一个石磙。吱呀吱呀,沉睡了一年的身躯有些僵硬,发出干涩的呻吟。他们同步踏上那层厚厚的麦层,从外沿开始,一圈一圈地转着。石磙从麦层上面碾过,一粒粒晒干的麦籽一个翻身便蹦了出来,没入厚厚的麦秸层中。为了碾粒效果更好,一般都会在石磙后面再配重一块半圆形的石板,这块只能站下双脚的石块成了孩子们最耀眼的舞台。他们不顾烈日暴晒,也顾不上呛人的麦糠,一趟一趟地跟在牛的身后,你追我赶,只为享受那时间并不长的一蹲。

  厚厚的麦层被石磙千百次的碾压已经变得温顺多了,瘫倒在地上。麦粒已全部脱离了麦穗,筒状的麦杆变成了细碎的麦秸,下面铺满了金黄的麦粒。男人喝住了牛,连续的圆圈让它也迷失了方向,拖着石磙就朝家的方向转去,男人急忙去拖住,拉到树荫下拴紧。稻场上,女人们扬起木杈正在把覆盖在麦粒上面的麦秸挑起,三四个人一字排开,每人挑一下后转移到下一个人身旁,就是为了把隐藏在里面的麦籽彻底清理出来。细碎的麦秸又被人们垛成了一个圆形的垛子,等到冬天的时候,它们会被人们背回家,在牛栏里、灶膛里继续发挥作用。当然,柔软舒服的麦秸也很适合孕育冬天的梦想。寒冷的季节里,在床下面铺上一层厚厚的麦秸,整个冬天都会感觉到有阳光在陪伴,就连做的梦都是艳阳高照。

  一大堆麦粒和麦糠被聚拢到了一起,像小山一样。男人坐在树荫下吸着烟,喝着冰凉的井水,看似悠闲自得,实际上他是在等待着一场风的到来。在这个抢收的季节,风是大自然派来的得力帮手。苍劲的老槐树轻微地动弹了下,被树下的男人捕捉到了,他站起身来,抄起木掀来到了麦堆旁。先铲起半掀垂直从空中滑下,寻找风的方向。风徐徐刮来,逐渐趋于稳定。是时候了!男人和风找到了契合点,他曲膝弯腰,铲起一掀麦粒朝脑后甩去。木掀越过肩膀,在后脑勺处突然停住,麦粒和麦糠受惯性的影响在空中继续滑行,风恰如其分地赶到,把体积较轻的麦糠就吹到了一旁。麦粒则在空中行走着,到两三米处徐徐坠落,惊叫着在地上翻滚。尚还惊魂未定,下一拨儿又赶到了。男人弯着腰,并不回头看,闭着眼,他都知道那些麦粒的位置,手腕在掌握着力道呢。这“扬场”的本领是农人必备的技能之一。女人戴着草帽,光着脚,拖一把扫帚上场了,她要把那些飘落在麦粒上面的细糠扫去。“掠行”也是有技巧的,力度不能太大,又不能挡住男人扬场时麦粒行走的线路。一粒粒麦籽打在帽子上,落在身上,像石粒打在身上一样生疼,女人顾不得这些,注意力没在这儿,她正挥舞着扫帚仔细把那散落在麦行上面的每一片麦糠都扫去。

  月亮升起来了,浓郁的月色一点一点地吞噬着那个圆圆的麦堆,把它们变成了一道金色、饱满的月牙。女人坐在那轮新月里,蘸着月色一点一点地擦拭着,那是一个季节的果实,也是一家人的未来。男人走过来,看着那厚厚的麦层,抓起半把塞进嘴里,饱胀的麦粒、甜醇的麦香立即充斥味觉、嗅觉,朝着灵魂深处奔去。

  醉了。就在这醇浓的麦香里,月亮、风,还有灯火摇曳的村庄,都像农人一样,头枕着颗颗饱实的麦粒,怀揣着一个丰硕的梦想,醉倒在这个殷实、热烈的季节里。


责任编辑:南旭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