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嫂子

时间:2020-08-28 09:58:09  来源:  作者:陶国功  

  郧阳网讯    对不沾亲带故的中年妇女,我们这里号称嫂子。

  初识嫂子,是六年前。

  那是一个冬天的傍晚,北风呼啸,雪花飞舞,路人不时用嘴哈着双手,无不显得格外的冷而匆匆回家。一位50开外蓄着齐耳短发的中年妇女,正在收拾她的刷鞋摊,我走到她跟前,见她嘴、脸疼的乌紫,手疼的红肿,不好意思地说:“嫂子,你莫忙收拾,给我刷刷鞋,再挣两块钱行吗?”她瞅了我一眼,笑着说:“你这人真有趣,你刷鞋,我挣钱,咋不行呢。”说罢,我便坐在凳子上,嫂子热情的用双手撸卷起我的双脚脖裤管,解开我的一双鞋带,用净布块捋去灰尘,搁在那儿。拿出四个纸壳,分别插进我鞋的脚背和脚后根,便一只鞋一只鞋的,先用清水齐齐的清刷了一道,除去脏印和灰尘,涂上鞋油,用刷子在鞋上仔细的齐齐地刷酌实,然后拿出一块布片,双手来回在鞋上反复地擦、拉,直到把皮鞋擦、拉的油光发亮。便取去插的纸壳,为我系好鞋带,放下裤管。我说:“嫂子,这寒风冷冻的,你这么辛苦呀。”她“唉”了一声。我似乎看出了她的难处,因为晚了,我没继续下问。可这一声“唉”,唤起了我对她的怜悯。

  常说,初次印象好,赛过十次找。此后,我的鞋脏了,就成了嫂子的常客,她为我刷鞋,我跟她聊天,就这样逐渐认识着嫂子。

  甭看嫂子是个刷鞋的,可她的鞋摊,每天如坐“流水席”般的不断,凭着刷鞋这小本生意,她养活着病床上的丈夫,供着一个女儿读书。冬天,嫂子迎着寒风在外刷鞋,脸冻的乌紫乌紫的;夏天,嫂子顶着烈日在外刷鞋,脸晒的黑红黑红的,数年累月,把她“打扮”成了黑黑的嫂子。接触多了,了解多了,知道多了,一来二去嫂子的“家史”和她的身世,我便了如指掌。

  嫂子姓龚(公),与她的性别相反,生于1963年8月,郧阳区城关镇菜园村人,她城里生,城里长,是个老城关人。嫂子兄妹七个,一个哥哥,姐妹六个,她是老六。在七个哥妹中,谓独天不容她,从小患小儿麻瘅症,一直没有好,是右腿粗,左腿细,右腿长,左腿短,所以她走起路来有点点歪。可嫂子一路走来,是一路曲折坎坷,一路不服不输,是饱经苍桑,但那豁达明朗、麻利嘹亮、为人贤良的劲儿,不减她的美。

  (一)

  少女时的她,初中毕业,尽管学习好,但由于家里姊妹多,家大口阔供不起,父母只得含泪让她辍学,下地劳动,干不了重活干轻活,到菜地里拔草、锄地、浇水、、、

  常说,女长十八变,越长越好看。十八九岁的她,个儿敦实,窈窕丰漏,虽说腿脚有点不便,但仍像一朵花,招惹了不少小伙子追求。从小劳动长大的她不骄惯,在建筑队和男人们一样抬砖,一样扛水泥,都说她是小女人中的女汉子。她长相俊俏、性格直爽、干活麻利,被工程上一个江苏姓陈的小伙子想中了,小伙能说会道,情窦初开的她,便与那小伙火热了,走到了一起,住在了她家。

  第二年,嫂子生了个可爱的儿子,按说应该是很幸福的。可哪知这男的是“驴屎疙瘩外面光”,看了“皮”,看不到“瓤”,只会油嘴滑舌,心里没有出息,不仅不心疼妻子,而且成天不正干,是挣一分钱花两分钱。嫂子多次劝说他,好像对牛弹琴,他咋也听不进去,照样胡来,使嫂子的心越来越凉,越来越冷,但为了孩子,嫂子一忍再忍,和那男的在一起将就着过了十八年,但那男是“狗改不了吃屎的”, 不知珍惜,不思悔改,不见“好转”,嫂子对这个“败家子”伤透了心,感到“没救”了,彻底失望了,她委屈受了欺骗,儿子十二岁那年,与江苏男子分了手,那男的还强行带走了儿子。

  (二)

  三十多岁的嫂子,怀着对远离儿子的牵挂,守着空荡荡的家,过着受活寡的日子。可嫂子没有被情伤而“窝”下,生性要强的她要重振旗鼓,要自我创业,要自由飞翔。因为,嫂子想到生活在一个“石板”街上的城里人,一天不干活,就没有收入,就不能生存,必须要找事干,自食其力养活自己,活出个人样来给自己看。嫂子没本钱,大事不能干,便做小生意,她在县城里的原大坝上卖过蔬菜,在原小商品市场上摆过摊(卖衣服)。后来,县里在城区小石桥下盖了通达市场,全面整顿市场秩序,禁止露天摆摊,实行统一在通达市场买摊位经营。嫂子因没那么多钱,买不起通达市场室内摊位,被迫停止了她摆摊的小经营。

  缺钱,限制了嫂子的经营,但限制不了她不服输的心。那时,城里开麻木(车)生意很火红,投入本钱小,只要勤快就来钱快。于是嫂子也想赌一把,便跑到运管所申请,说了她的困难和想法。开始,运管所的同志有些忧豫,但对嫂子的处境,认为嫂子腿稍有不便,但大脑灵活,双手灵便,便对嫂子网开一面,特事特办,支持了嫂子。买新车,手里钱少,嫂子不敢想,便凑了2000块钱,买了别人的一辆二手车,由原摆小摊到“鸟枪换炮”开起了麻木(车)。

  由于嫂子买的是二手麻木车,经常不是这坏就是那坏。一个开庥木车的男子,见嫂子一个女人家跑运营,实在不容易,车子又好坏,便主动停下自己的车,宁愿少挣钱,来帮嫂子修理,嫂子遇到了知音,心里非常感激。这男的姓韩,比嫂子少6岁,不仅有一手开麻木的好技术,人也长得胖胖的、白白的,精明能干,由于在婚婚上东挑西拣,没选到合适的,也末婚配。一来二去,嫂子与他“混”熟了,都了解了彼此的情况,是男的想中了嫂子一个女人的能干及豁达,嫂子看中了男的人才及技术,常说,眼缘是婚缘的“引子”。 便你不嫌我光棍,我不嫌你二婚,碰出了爱情的火花,产生了“姐弟恋”,有了投怀送抱,二人便结合了,嫂子又组合了新的家庭,想着新的憧憬。

  常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嫂子在开麻木(车)的路上有了同床共枕的伴侣,是同甘共苦、风雨同舟,比翼双飞,开麻木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是路上收钱,回家数钱,喜不自禁。尤其是这新的丈夫聚财治家,对嫂子恩爰有加,嫂子是常笑在脸上,喜在心里。丈夫有时称她老龚(公),她便妩媚的说丈夫:“那我俩是‘同性恋’,你称我老(龚)公,我称老(韩)汉。”第二年,嫂子又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可正当嫂子和丈夫在开麻木的生意上如鱼得水时,2007年,政府整顿市场交通秩序,禁止庥木(车)载客,推行的士营运,打造城市的士运营靓丽窗口和风景线。对所有开麻木(车)人员,按运营年限,政府给予一次性(资金)补偿,各自另谋职业。嫂子夫妇留恋着那不舍的好生意,只得弃车收心,到建筑市场找活干,深信只要夫妻一心,前途一片光亮,必会发家致富。

  可哪知人生路上,再一次跟嫂子开起了“玩笑”。 也就是弃车改行的第二年五月的一天,嫂子正在工地上干活,突然接到丈夫的电话,电话里丈夫呜哩哇啦地说:“万,万芬,你快,快回来,我,我不行了。”嫂子接了电话如晴天霹雳,赶紧往回跑。跑到家,见是丈夫突患严重的脑中风不会说话了,不能动弹了,速送医院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成了个植物人。

  丈夫卧床不能动,嫂子不离不弃的伺候。一到家,嫂子为丈夫喂药、喂茶、喂饭,洗身,似待婴儿一样细心。如果真是婴儿还强一点,轻一点。可嫂子身子瘦小,体重不到百斤,要待弄卧床的150多斤的丈夫,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为丈夫擦身、洗澡,用嫂子的话说,像翻死猪一样的艰难,每为丈夫洗一次澡,累得气喘嘘嘘,大汗淋漓。嫂子受磨难,有好心人劝她说;“万芬,这么多年了,治疗也没得用,你本来就缺钱,就别花‘冤枉钱’了。”甚至还有人劝她改嫁,甩掉累赘。特别是害病的丈夫心眼窄,小性多。他明知自己不行,又生怕妻子被别人抢走了,见不得嫂子与别的男人说话或接触,见不得嫂子一点不好的脸色,认为是嫌弃他,生他的气,有时还故意跟嫂子作对,拒吃(饭)、拒喝(药),几次还用床单勒脖子、捂嘴巴,寻短见,以死解脱。嫂子说:“他这样做,我心里跟明镜样的,他是舍不得我,离不了我。所以,我不能有一点其它的念想。”

  嫂子每次对丈夫耍小性,寻短见,既气又疼地说:“老韩,你甭给我添乱行不行,有你在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才是一个完整的家,我就是拉棍要饭,砸锅卖铁,也要请医问药给你治病,伺候好你。”说得夫妻俩泪水涟涟,丈夫想开了,再不“怪搞”了。

  嫂子累,嫂子难,也有撑不住的时候,她说,每遇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丈夫身体好时对我的好,对我的爱,就想女儿聪明灵俐,就没有怨言了。嫂子就是凭着知恩图报的心和女儿这上掌上明珠的希望,由柔弱变坚强。

  一家三口,要吃要喝,丈夫吃药,女儿上学,这些都需要钱。嫂子深知,光呆在家里伺候病丈夫是不行的,要抽空走出去到街上摆刷鞋摊能挣点钱,维持家用开销。

  嫂子从2007年春,丈夫患病成植物人,苴到2017年秋,整整十年多,她用“活着多伺候,死了无遗憾”的忠贞信念,悉心照料丈夫3600多个日日夜夜,累坏了她的身,劳碎了她的心,诠译一个贤妻良母的大爱,然而丈夫还是撒手人寰了。

  丈夫走了,嫂子含泪,摆摊刷鞋。她凭着一把刷子,刷走悲伤,刷走苦难;刷来人缘,刷来小钱。

  (三)

  小小刷子能挣多少?社区和政府得知嫂子的困难,伸出了关爱之手,援助之手,为嫂子一家办理了民政低保救助,给予了廉租房。政府的照顾,使嫂子有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决心。

  再说,江苏那男人回去后,恶习不改,不顾儿子不顾家,儿子无奈断绝父子关系,巳成大人的他又回到了母亲(嫂子)身边,嫂子又有了一双儿女,并为儿子操心娶了媳妇,生了一个孙子,有了一家三代。

  对回来的儿子,嫂子常教育他,要不染父亲的恶习,好好做人做事,并鼓励儿子儿媳外出打工勤劳致富。她在家一边带孙子,一边给人刷鞋子,还找了一份打扫卫生的早点工(每月600元),每天赶早上街打扫罢卫生,又出摊刷鞋。嫂子辛苦挣了钱,舍不得花,舍不得用。

  前段时间,嫂子找到社区和区民政局,要求退出她和女儿的低保救助金。两级领导听后,惊呀地说:“龚万芬,你可要想好啊,你身体不便,年龄也越来越大,还有女儿读书需用钱。再说,这是你应得的,别人眼红也争不来。”嫂子面对领导的好心与关怀,坚定地说:“前些年,我家困难,多亏政府的照顾,使我家渡过了难关。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不能忘了政府的恩。这些年我靠刷鞋和扫马路挣的钱,还清了外债,还买了养老保险,我现在已领上了退休金,虽然不多,但也能过。至于女儿上学的学费,前几天,我还在银行存了点钱,就是专供女儿读书的。请领导放心,我既然要求退出,就不会后悔的。”说得社区和民政局的领导感动地翘起大拇指说:“龚万芬,你能干,你开明,都得向你学习!”

  嫂子虽然五十多岁了,可嫂子的好心态,不嫌老,很精神。我说:“嫂子,你再找一个吧,晚年好有个陪伴。”嫂子唉叹着说:“不敢找呀,前面两个把我搞怕了。”我笑着说:“嫂子,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不会的。前面你受了劳,是积了福。好人有好报,相信你必有后福啊。”嫂子说:“那借你的吉言,但愿,但愿吧。”

  我期待着嫂子,再结良缘,晚有相依,白头偕老!


责任编辑:南旭       我来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