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 郧阳门户——欢迎进入郧阳网!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人医公众号

首页 > 品味郧阳 > 感觉郧阳

大娘

时间:2021-02-19 11:05:11  来源:  作者:陶国功  

  郧阳网讯    她与我们同住一个小区,已八年了,且住在一栋楼,她们住9楼,我们住5楼,出出进进常见面。她为人和善,见谁都亲热,她与我父母同岁,我父母早走了,她今年九十三岁,身体还硬朗朗的。

  大娘个儿不高,身才敦实,方方的脸白里透红似樱桃,满头浓密的白发,根部且是黑的,别人都说她是返老还童。甭看大娘一大把岁数,可她眼不花,耳不聋,背不驼。每天一早起来,她不是收拾捡点,便是打扫卫生,忙罢后,为一家六七口人做早饭,一天到晚闲不住。

  我和大娘接触多了,就像我娘一样,对我无话不说。

  大娘原来是农村人。2012年冬,儿子把她接到城里来住,由农民变成市民。前年腊月15是大娘的生日。这天,大娘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孙媳、里孙、外孙及重孙共80多人,五世同堂,十几桌子,欢聚在郧阳国际大酒店,为她庆贺90大寿。

  说起大娘,她可是有着别样的人生故事。

  (一)

  大娘叫胡绪香,原住在郧阳区(郧县)南化塘镇一个只能听到鸟叫的山旮旯(古墓沟)里。黄花闺女时,情窦初开的她,看中了从小青梅竹马,同营阴坡住的憨厚勤劳小伙毛吉祥,二人一订终生,喜结连理,在山旯旮里经营起偏僻又苦寒,恩爱而温謦的家。

  那年代,没有实行计划生育,她像接竹杆一样,先后生了9个孩子,处于心底善良的她,又捡养了一个从谭山上来要饭的孤儿(比家中孩子年龄都大),她称他为大儿,共10个孩子,其中4个儿子,6个女儿。

  一家10个娃子,生活何不艰难?大娘说:“白天干活,我和丈夫是怀里抱的,背上背的,手里拉的,把娃子们都带到坡上,小的坐坐椅,大的跟前玩,是哭了睡,醒了哭,满脸是眼泪,太阳晒,蚊虫咬,蚊子爬,个个脸上都是蚊子屎,是大人受劳、娃儿受苦呀。想想那时不知咋磨过来的。”其中一个儿因病过早夭折,娃儿娘身上的肉,大娘一提及就心酸落泪。

  对9个娃子,大娘不让他(她)们像自己一样没文化,住穷窝,出苦力。夫妻俩省吃俭用,砸锅卖铁,供养一个个上学读书,期望他(她)们能有出息、有能耐,长出“翅膀”飞出大山!

  可大娘对捡来的儿子格外心疼,她说:“没娘的孩子最可怜。”比亲生儿还要重看厚待。这孩子自幼患先天性小儿麻瘅症,想必是他亲生父母丢弃他的原因吧。大娘和丈夫倾其所能,悉心照料,询医问药,为其医治,以求这儿子长大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大娘说:“那时候,娃子们都说我偏心。我也知道亏欠了他(她)们,可是没办法,我只能这样做。”

  (二)

  大娘年轻时,读不起书,没有文化,但她长相出众,头脑机灵,能说会道会来事,都说她是山里的“金凤凰”。她先被选为村里妇女主任,后来又被原南化区江湾小公社选拔为亦公亦农干部(政府给小量补贴,由生产队给工分)。尽管她家居住地与工作的小公社约距40多里地,交通不方便,全靠双腿跑,来回很辛苦,但她乐此不疲,工作积极负责,连续当了18年的小公社妇联主席。

  胡绪香是干部。有所谓的“积极分子”,上告胡绪香捡来的儿子,是她有意养的“长工”,属剥削劳动力。捡来的儿子对着大伙和工作队长哭着说:“我不是她的长工,我不是她的长工。 她是我的‘亲娘’,多亏娘救救了我。”工作队长调查清楚后,不仅不认定是长工,反而赞胡绪香是穷苦阶级一家亲,为胡绪香洗清“罪名”。

  大娘家里孩子多,生产队活儿多,丈夫顾了家务活,顾不了到生产队干活挣工分,工分少分口粮少,家大口阔生活难维持。无奈,她只得向组织提出,辞去舒适的工作,不得不又“飞”回那山旯旮的“老窝”,帮衬丈夫干活,顾及一大家子的吃喝穿戴。

  转眼今日,上级党组织没有忘记大娘年轻时为党和政府工作的付出和贡献,至今每月还给予她少量的生活补助费。尽管钱不多,可大娘很知足地说:“这是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我这个老妇委呀,我心存感恩。给的钱,不少,不少。”

  俗话说,家有孩子半个医。大娘孩子多,难免不生病,加之住的偏远,遇上孩子生急病,远医顾不了急。她便自己摸索着学会了一套如烧灯火、刮痧子、扎穴位、说单方等,治疗婴幼儿风气、百日咳、扁桃腺、长疮疖、呕吐腹泄等急症侯,不仅顾急了自己的孩子,还为邻里们孩儿生小病,解了燃眉之急。尤其是,不管谁家孩子生病请她,不论路多远,自己多忙,白天或黑夜,她总是第一时间赶去治疗。所以,邻里都称她是方园附近不掏钱的“小儿科”。

  (三)

  儿子们长大了,要说媳妇,要成家。可“穷在深山没人问”。为此,大娘和丈夫先后挪过几次点,盖了几次房,搬了几次家。第一次把山里老家那茅草房扒了,在本村的路边新盖了瓦房;第二次是从深山的老家搬到江湾小集镇上居住,不断改变居住环境和条件。加之,儿女们不负娘的期望,都很争“气”,靠勤劳苦干,靠聪明智慧,干事创业,其中两个儿子还当上了企业老板。常说,鸽子家里望亮处飞。他们娶到了出俏的漂亮媳妇,女儿们也都有了如意的郎君,各自有了幸福的小家庭,现在有的搬在城里住,有的搬到了十堰住。大娘对这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儿女们,是睡着了,笑醒了。

  可捡来的儿子身体差,娶媳妇难。大娘先后为他操心张罗了几次人(媳妇),使其能成个家。第一个媳妇娶到家,人家嫌弃他有残疾,加之这媳妇患肺气肿,没住几年就去世了。大娘又为他操心娶了第二方人。对娶之不易的媳扫,大娘是百般暖哄,关爱有加,后生了两个女儿,算是“拴”住了腿,稳住了人。现捡来的儿子的一个女儿出嫁了,一个女儿招媳上门,日子过的很幸福。大娘这才放了心。

  可就在大娘一切都满意时,那知,和她朝夕相伴,一生勤扒苦做与她恩爱的丈夫因病于2000年5月去世了,撇下了大娘孤家寡母。可大娘的善良与贤惠,在儿子儿媳中得到了前传后效,他们知恩图报,都争着孝敬赡养老母亲,让其晚年有依,晚年不孤。大娘的三儿子毛小金在山西煤矿当老板,2011年冬回来,他拿出上百万元,在郧阳城区东岭街九里岗巷的天安朝阳大厦,一次性买了两套房,他争着把老母亲从乡下接到城里来住。

  (四)

  大娘来城里住后,她照样一生以勤劳为美德,不享清闲,整天忙着与儿媳妇争拖地、擦桌、洗服、做饭。尤其是现在谁都不想费力,而图省力,要吃面条或吃饺子,都是到压面店去买现成的面条、面叶。而大娘不怕费力,她却要亲自动手活面,擀面条,擀面叶。她说:“用手活面揉地到,擀出来的面条,筋道,好吃;擀出来的面叶,均匀、瓷板,包的饺子耐煮,不烂。”

  再说大娘的三儿毛小金,媳妇早去世了,敝下了幼小的两儿一女,是大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她)们拉扯抚育大。现娶的张海香,长的年轻漂亮,照说毛小金应该把娇妻带到煤矿去,共享夫妻的快乐与幸福。但毛小金不这么想,不这么做,而把娇妻“藏”闺阁,留在家里专一照顾老母亲,使大娘老来有人陪伴,有人伺候,以弥补他娘为他所养大三个孩而受劳受累的亏欠,要使娘老来享受享受城市人的美好生活。

  都说,婆媳关系难处理。何况是改嫁“填房”的媳妇。可大娘胸如天大,情如地厚,对后来的儿媳张海香似女儿相待,暖人暖心,感动着儿媳对公婆比她生母亲还亲。因为,这儿媳的母亲从乡下来了,住不了几天,娘俩稍有不如意,就要拌嘴,生母便一气之下就倔着回去了。然而她对公婆是极其柔和,轻声细语,妈长妈短,尤其是对有些拿不准的事,都向公婆请教,乃让公婆作主。每天早上,都要为公婆梳头、整衣,让公婆“打扮”得靓丽精神,能显老来悄。并经常手腕着公婆一起上街遛达,到文化广场看热闹。为了照顾好公婆,她从来不自个串门走亲戚或回娘家,更没去过在山西煤矿的丈夫那儿,天天守在家里当公婆的贴身“丫环”,只有过年时,她才能与回来的丈夫团聚。小区的人们夸:“这婆媳关糸这么好,所见真是少又少。”

  再说,改嫁来的儿媳带来的儿子,大娘这个不沾血脉的孙子,当亲孙子一样稀罕。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大娘张劳着托媒人说媳妇,娶媳妇,望生重孙抱重孙。这孙子媳妇来后,生了个女婴,月子里突患精神抑郁症,把婴儿往楼下扔,幸被大娘及时发现制止,赶紧催儿子、孙子将孙媳妇送到十堰太和医院治疗。由于治疗及时,及大娘对她生活的精心调理及心理开导,使孙子媳妇的病彻底痊愈了。

  后来,这孙子媳妇又生了一儿子,大娘对这重孙女、重孙子非常喜爱,常是抱上抱下,形影不离,亲个不够。重孙女、重孙子到了上幼儿园时,大娘争着接送他(她)们。不仅如此,大娘还交代三儿毛小金,对后妻带来这儿子(孙子),要视如己出,让儿子在郧阳城区的“凤呜紫东”小区,为这孙子买了一套百拾平米的宽敞房子。

  常说,送人玟瑰,手留余香。现在,在“凤鸣紫东”小区住的孙子、孙媳及重孙女、重孙子,每天还要来缠绵他们的奶奶(老太)玩,使大娘无不享受着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尤其是大娘自来城里住后,在城里住的或乡下住的儿女们,都是隔三岔五地来孝敬她,儿女常相伴,笑声盈满屋。就连大娘原在山里住时,及后在江湾集镇上住时,她所帮助过的乡邻们,也常进城来看望大娘,亲热大娘,感恩大娘。

  如今大娘年逾九旬,仍身体硬朗,精神矍铄,勤劳爱干。问及大娘长寿秘诀,她笑着说:“没啥秘诀,没啥秘诀。我一生只记着‘三句话’:一是不怕吃苦。人活着多做干点活、多做点事、多积点福,对自己对后代有好处;二是豁达乐观。凡事不钻牛角尖,不抬‘死杆’,不找气怄,看得惯、想得开,放得下,心无杂念,对身心健康有好处;三是学装糊涂。对别人的事,娃儿们的事,不掺和,不干预,不别扭,别找不快活,顺其自然,尤对老年人有好处。”细理大娘这“三句话”,这不正是对大娘一生“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吃亏是福”的验证和报答吗!

  大娘啊,我祝您九九长寿,百岁不老!

责任编辑:南旭       我来纠错